冯鑫:心中已无刀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7年12月22日,已超过1075天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失效,请反馈给我们,谢谢!

摘要

12月初暴风集团召开战略发布会,高调宣布暴风TV完成8亿人民币的融资,以及暴风魔镜达成3亿人民币的投资意向。冯鑫第一个上台演讲,第一页PPT上写着这么一句话:不容易的2017。

冯鑫:心中已无刀

12月初暴风集团召开战略发布会,高调宣布暴风TV完成8亿人民币的融资,以及暴风魔镜达成3亿人民币的投资意向。冯鑫第一个上台演讲,第一页PPT上写着这么一句话:不容易的2017。

敢说出不容易三个字,说明最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否则冯鑫也不会向在场的同事、合作伙伴以及媒体连鞠三躬。融资是对未来的估值,财报是对过去的评价。

最新的财报显示,暴风集团第三季度净利同比增长超过800%,其中暴风TV成为营收增长的主要动力。一季度开始改版的暴风影音信息流,第三季度已经贡献了过千万的广告收入。

创业十二年,冯鑫见过钱。几个亿的融资、几千万的利润不足以让他当众弯腰鞠躬,让他感动的是这些钱的由来。

从2016年第三季度,一直到今年第二季度,暴风利润持续下滑,市值从370亿人民币缩水到不足70亿。今年上半年,A股46家互联网上市公司,超过20家的利润减幅在20%以上,这是大势;局部地震是,那家著名的友商危机总爆发,暴风随即躺枪;被冯鑫寄予厚望的三驾马车的排头兵——暴风TV和暴风魔镜,同样在今年上半年遭遇行业性周期波动。坏消息都赶到一块了,冯鑫说,树欲静而风不止。

雷军总结小米过去两年的经历,用「开着飞机换发动机」来形容。我问冯鑫,这一年你有啥变化?他说“我不可能一直都是那个我”。但经历过山车之后,外界只看到了过去一年的暴风,而在2015年,冯鑫就把暴风此前十年和此后十年做了划分。其实变化早就开始了。

过去两年暴风经历的,都是后十年的一部分。尽管冯鑫没有想到风暴来得这么快、这么猛,外界更没有想到暴风挺得这么硬、这么稳。

今年国庆一放假,冯鑫带着孩子、拉上两位同事开车去了葫芦岛。同行的一位同事毕业十周年了,马上要代表暴风回母校做校招,冯鑫问他,如果可以回到十年前,你想对即将走入社会的自己说句什么?

往返一共三天,他们就这个话题讨论了三天。这是冯鑫喜欢的聊天方式,抛个话题,深度激荡,总会有解。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上市既是解,也是结。2015年暴风登陆创业板时,冯鑫正好创业十年,这其中至少有5年是在筹备上市:先是搭建VIE,然后拆VIE,接着遭遇证监会暂停IPO,这一停就是三年以上。后来当冯鑫正考虑答不答应阿里的收购要约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A股开闸了。

很多人把2015年当做暴风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这一年冯鑫创业十年,暴风也终于上市。冯鑫口中前十年与后十年的说法,就来源于此。但真正让冯鑫对过去和未来做了了断式思考的,是发生在2013年的几件事。

那年春天,冯鑫亲自上阵,带了一个团队开发一款名为暴风看电影的项目。做了9个月之后,他发现视频江湖的格局其实早就定了,自己一直在做无用功。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一年8月份,雷军宣布小米估值达到100亿美金。世道变了。这是冯鑫在2013年最大的感受。

那一年阿里也在和暴风谈收购一事。冯鑫几乎把阿里高管见了个遍。王帅跟他说,阿里这么多年最大的秘密,就是只做未来发生的事情,从电商到支付再到金融,无不如此。“这些事情一开始没人看得懂,没人愿意做,甚至还经常被人笑话。”王帅说。

冯鑫1993年大学毕业,到2013年正好20年。最早做销售,早上醒来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要比别人多卖多少钱;后来在金山卖杀毒软件,一线城市没机会了,就去三四线城市卖,在一个大的模块里找细分垂直;自己创业做视频,做着做着进入了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烧钱红海……一路下来,冯鑫发现自己始终在跟别人较劲儿、天天打架。

“有段时间我早上洗完脸都会对着镜子说,出门别忘了带把刀。天天杀气腾腾,一路战斗,浴血奋战。”冯鑫说,“但是打了很久、很久之后,有一天突然发现敌人根本不在眼前,把刀往下一放,好象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像地底的洪流才是你真正克服不了的力量。这个力量是什么?是大势。”

那些年之所以很难受,冯鑫把这段经历归之为竞争思维,“就是别人做个什么,我也要做,而且力争做得更好,打来打去始终跳不出一亩三分地,画地为牢。”活在当下没有错,错的是只活在当下,没看清未来。

阿里和小米的例子让冯鑫最终抛弃了竞争思维。硬币的另一面是建设思维。什么是建设思维?就是五年、十年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传统手机厂商是线下卖手机,小米搬到线上;传统电商只管卖货,阿里还做信用、支付、金融。一定要做时间的朋友。这是葫芦岛之行冯鑫给同事的答案。

事实上在暴风2015年上市之前,冯鑫就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走、什么是未来有价值的事情。当时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单纯基于信息模式的比特战争即将结束。上市之后有钱了、资源变多了,还要不要走刺刀见红的老路?

冯鑫当时提出了三个不会变。第一个不会变的是人的需求。人们在互联网时代的核心需求主要是:1、大量阅读。阅读文字、图片、视频、声音等;2、人要社交;3、玩。要玩游戏。4、跟钱有关,也就是理财。

第二个不会变的是平台模式。平台是由端口+网络固有组成的。比如智能手机来了,如果你没有把你的服务转到手机上,就会丧失了机会。下一次的机会有可能从手机转到VR、转到互联网电视,甚至转到其他端口,如果你不跟着转,就会错过未来。

第三个不变的是效率。平台效率在提升,数据效率在提升,在今后的日子里,个人推荐数据的方法一定会被广泛地运用,这就是效率的提升。

如果说iPhone的出现拉开了过去十年最大的一波科技浪潮,那么,在冯鑫看来,VR和TV将是未来十年即将发生的大事情,因为这两个方向都能进一步满足并且拓宽上述三个维度的不变。

确定做互联网电视后,冯鑫把这个决定告诉了雷军,雷军最后留下两个字:做吧!当时除了小米在做互联网电视,还有乐视。可以说大家都是从0起步,但摆在冯鑫面前的问题是,无论互联网电视项目,还是魔镜项目,都是暴风固有能力跟不上的新领域。说白了,缺人,而且是大人物。

冯鑫锁定了两个人。一个是刚刚从创维离职的高管刘耀平。圈外人知道刘耀平的人不多,但知道中国第一代互联网电视创维酷开的一定很多,这款产品是刘耀平在创维的代表作。

另一个被冯鑫锁定的人是天天动听的创始人黄晓杰。当时天天动听已经被阿里收购,黄晓杰也想做点更有价值的事情。冯鑫对这位认识多年的老友黄说,“再选择一条赛道,你肯定不想做一个只有10亿美金的公司吧?”

刘耀平表示,互联网公司与传统企业做事的最大区别,前者是自下而上,后者是自上而下,而且互联网公司讲究速度,用快速迭代的方式做产品。当AI还处在概念探讨阶段的时候,暴风TV已将其落地,今年推出了主打AI功能的互联网电视。据说今年暴风TV的销售额将比去年增长接近80%。

8亿融资敲定之后,刘耀平与冯鑫一起出差,在飞机上冯鑫对刘说:“两年,扶上马,也送了一程,接下来就要靠你们自己跑起来了啊老兄!”

前有视频业务,后有TV、VR业务,这三块被冯鑫视作暴风的三驾马车。今年年初,TV、VR业务受到多重市场环境的影响,经历过无数互联网波动周期的冯鑫跟刘耀平、黄晓杰等高管说:“当风暴来临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做好两件事就行。”

“第一件事情,压力大的时候,你能不能让脑子里不再思虑,而是安静地思考;第二件事,就是坚定地把你手头至少不错的那件事情做到最好,做得比平时更好。”

冯鑫一度给总裁办培训讲老子的《道德经》: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就是说狂风暴雨总会过去的。“不要在意我们做多么高市值的企业,因为在40岁时我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它不是我们能做的,是老天爷给的,我们能做的事情是在老天爷给予的东西当中做出智慧的选择。”

冯鑫对人有几个判断:干过一年的事情、干过三年的事情、干过五年以上的事情。一年的事情就是纯粹打工挣工资那种人,可能一年就换一个工种,能力很难得到精进;三年的事情可能是做过一个业务的头头,比如做金山毒霸市场总监时的冯鑫,他说那段经历让他受益匪浅。

“如果瞄着未来去做,过程当中有战争,你离开战争看战争,不见得一定要打赢他,往往都是不败就好,都不需要真正打赢他。你别被打死就行了。”冯鑫说。

创业第二个10年的冯鑫,心中已然无刀。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本站项目资讯均收集自互联网,投资有风险,各位需谨慎,如有损失,概不负责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