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10月22日,已超过1137天没有更新,请注意内容时效性!

右侧交易是知难行更难,左侧交易则是知易行难。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核心提示:左侧交易和右侧交易是金融市场的两种投资思维。右侧交易是知难行更难,左侧交易则是知易行难。说到底,投资有一句箴言:“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金融市场有两种投资思维:左侧交易和右侧交易。

K线图是以时间为轴,从左向右展开的。

当股市还在下跌时,你就提前入场;股市还在上涨时,你就提前离场,这叫左侧交易。

反之,股市已跌到底,开始给出明确的熊转牛信号时,你再入场;股市已涨到顶,开始给出明确的牛转熊信号时,你再离场,这叫右侧交易。

一般来说,左侧交易遵循价值投资原则。

觉得价格足够便宜了,不管趋势上看是不是还在跌,市场是不是人气涣散,一点上涨的劲头都没有,都要坚决入场;觉得价格已经太贵了,不管趋势上看是不是还在涨,市场群情激奋,一点下跌的苗头都没有,都要坚决离场。

右侧交易遵循趋势投资原则。

只要大趋势还在向下,不管股价贵贱,都不能急于入场;只要大趋势还在向上,不管股价贵贱,都不要急于离场。

在最近几篇文章的留言墙上,不少人对力哥认为现在可以开始加速阶梯入场的观点,提出了质疑,认为现在入场还太早,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采用的是右侧交易思维。

他们给出的理由,无非这三个。

一是“价值投资骗局论”。

每次股市跌到三观尽碎时,这种声音都会特别有市场,认为什么价值投资都是骗人的,业绩再好的公司,一样在熊市里跌得鬼都不认识,所以别信什么估值高低,安全边际,股市就是个大赌场,就是个吸血鬼,拼命吸老百姓的血,你还让大家继续入场,就是叫大家羊入虎口,自寻死路。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可问题是,如果价值投资理论无效,股市就是个毫无规律可循的赌场,那凭什么我们就能相信,自己就是运气爆棚的那个赌徒呢?

不相信估值,不相信“价格总会向价值回归”这个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我们在股市里,还能相信什么呢?

二是“历史数据无效论”。

有些人虽然也认为看估值有用,但认为历史就是用来被打破的,不能拿老经验看新问题,10年前市盈率跌到15倍是底,不代表现在跌到15倍也是底,如果跌到10倍才见底怎么办呢?

尤其是中小盘股,现在市盈率的确跌到了历史最低,但如果中国股市逐渐走向成熟,大趋势就是市盈率逐渐下滑,那现在显然还没到底。再说经济低迷,小盘股抗风险能力更弱,现在反而是盈利稳健的白马股更值得投资。

但是相反的观点也很有市场,认为白马股有国家队护盘,还没跌透,必须再又一波才能到底,所以现在切不可抄底白马股。

你看,同样是认为现在没到底,光是对大小盘股的观点,市场就分化严重。

当然,还有其他认为股市还要跌的理由。

比如认为毛衣站不是短期事件,是需要长期的博弈才能最终走出来的,急跌不是底,底是需要慢慢磨出来的。

再比如美股现在依然在高位,如果美股崩了,以A股跟跌不跟涨的尿性,怕是还要再跌一波,尤其是下个月美国中期选举,不确定性还很高,所以现在应该多看少动。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可问题是,所有这些观点都是在“找底”,依靠各种数据和逻辑推导,试图找出一个最能说服自己的观点,从而指出底部究竟在哪里。

然而,我们真的能找到最低点吗?

三是“‘这次不一样‘论 ”。

很多人认为,这次我们面对的是史无前例的中美毛衣站的大环境,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都太过糟糕,拿98年或08年遭遇的困难来对标现在的局面,就犯了刻舟求剑的毛病,会栽大跟头。

毕竟,这次不一样了。

可问题是,回顾过去一百多年的经济金融史,每次人类遭遇到经济低迷期,都会说:“这次不一样”。

每次人类面对的具体问题,的确都不一样。

无论是法西斯崛起(以前没遇到过),古巴导弹危机(以前没遇到过),石油危机(以前没遇到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前没遇到过),高频交易崩盘(以前没遇到过),索罗斯狙击英镑(以前没遇到过),拉美债务危机(以前没遇到过),亚洲金融风暴(以前没遇到过),次贷泡沫破灭(以前没遇到过),欧债危机(以前没遇到过)……还是眼下的中美毛衣站(以前没遇到过),历史从来不会简单重演。

但哪一次,人类不是重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抖擞精神,恢复元气,继续向前奔跑呢?

透过现象看本质,经济周期的波动,本质上,还是人性的弱点在反复发酵。

如果我们总是沉浸在具体的危机细节中,会越看心里越发毛,周金涛的观点就越是会被神话,因为真的,过去的确没遇到过眼下这种局面呀!

而市场本身的非理性下跌,又会形成反身效应,让更多人确信这套理论的有效性,从而真的相信这次我们面对的,是过不去的坎。

沪指跌破2500点那天,我刚走进办公室,迎头就有人问我,很多人都说要跌破2000点,力哥你说会不会呢?

你看,连和我朝夕相处天天被我熏陶的员工,看到这局面都有点懵逼了。

这让我想到了2008年10月。

那时我也还很年轻,看着大盘像吃了泻药一样,不管政府怎么大力救市,还是狂跌不止,所有人都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来了,我们就像面对一个深不见底的大黑洞,不知道前面有多可怕,当大盘快速跌穿2000点,还在一路下跌,很多人真的相信,大盘一定会跌破1000点,中国股市完了,可以推倒重来了……

你看,当市场涨到6000点时,无数人会幻想还会涨到8000点,10000点,甚20000点,但当市场跌破2500点时,就真会有很多人相信大盘一定会跌到2000点甚至1500点,绝望恐慌的情绪就是这么传递开来的。

没办法,这就是人性决定的,人看到一个事物在向一个明显的趋势飞速奔跑,一点转向的影子都没有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做出这样的前景展望。

所以遵循右侧交易逻辑的投资者,必须有极高的洞察力,在第一时间发现趋势反转的迹象,并及时采取入场/离场的决策。

这种人,必须是眼光毒辣、经验丰富、充满自信的聪明人。

专业投资者可以这么做,但对普通人来说,太难了。

趋势真的大反转时,大部分人已习惯了一种思维,根本转不过来。当大家都发现趋势扭转了以后,你再采取入场/离场的决策,晚了。

原以为自己能先知先觉,结果总是后知后觉,原想入场割韭菜,没想到自己成了新鲜上架的韭菜。

而遵循左侧交易逻辑的投资者,则不需要有那么强的洞察力,但需要有很强的意志力。

因为主动买套,从来都会让人心里很难受。

如果周围所有信息都在告诉你,熊市还没见底,现在入场,可能还要慢慢熬上好几年,你的理性会不自觉告诉你:为什么我要那么傻呢?为什么我要承受浮亏带来的心理压力呢?为什么我不能在股市垃圾时间把钱投到其他更安全的地方去赚利息呢?

定投虽然是左侧交易者相对最安全的投资策略,也是最适合傻瓜和懒人的投资方法,但即使如此,普通人的内心,还是会纠结、痛苦、胆怯、反悔。

所以侧交易是知难行更难,左侧交易则是知易行难。

可见,表面上看,股市是你和其他投资者博弈的战场,实质上,你和你的心魔较量的试炼场。

总有人说,中国股市太黑暗,政府(社保基金)和外资总是能赚到咱散户的钱,喝咱散户的血。

其实,人家只是遵循了最基本的低买高卖策略,是你因为非理性恐慌,主动把带血的筹码交了出去。

如今还有人,因为相信股市还会跌到2000点,所以在2500点已大幅亏损的情况下,毅然割肉,等待股市2000点时再入场抄底。

可如果你不幸判断错了,大盘跌不到2000点,到时,你该如何是好?

反之,就算你判断对了,2000点就是市场底,可当大盘真跌到2000点时,你的身边一定会充斥着更多看跌的声音,你的心态又不一样了,届时,你真敢满仓抄底吗?

老股民都知道,大底分三重,估值底、政策底、市场底。

估值底往往最先到,但市场因为恐慌情绪蔓延,往往不会马上价值回归。

当股市跌跌不休对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造成伤害时,政府就会出手维稳救市,但往往市场也不领情,还会继续跌。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只有当非理性的恐慌情绪彻底发酵干净,绝大多数股民都亏得心灰意冷,心生绝望,没有什么人还愿意继续不计成本地抛售止损了,真正的市场底就到了。

现在,估值底和政策底,显然都已经到了。

市场底在哪里,没人知道,因为没人能预测人心的疯狂。

作为傻瓜、懒人、没能力抓到最低点的普通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估值底和政策底的下方,市场底的上方,不断定投,积累廉价筹码。

当我们放弃抄底抄到最低点的妄念,也就意味着,我们以主动买套为代价(以退为进),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步步为营,假以时日,就能换来确定无疑的收获——因为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抗战时,作为明显弱势的一方,国民政府采取的战略思想叫“以空间换时间,以小胜集大胜”。

大家仔细揣摩下这句话,现在的定投,是不是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记得2008年那会儿,还没什么人用智能手机,学生喜欢用QQ聊天,职场人则习惯用MSN,就像下面这张图。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有次采访,我加了一位经验丰富的理财师MSN,他的绿色头像右边,写了8个字。

这8个字,我永生难忘。

“克服恐惧,战胜贪婪”。

互动:你觉得现在是定投的好时机吗?欢迎留言分享~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菜鸟理财立场。)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活动线报,揭秘套路,是薅羊毛的好地方,主要项目有薅羊毛线报和数字货币空投糖果等手机赚钱活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QQ:1405214051

商务广告,发布项目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