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寒冬里的网文IP?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9月29日,已超过1028天没有更新,请注意内容时效性!

近日在刚结束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北京银行与爱奇艺、优酷签订意向合作金额达2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在这个大会上,爱奇艺文学也公布了即将呈现100部网文IP影片的计划。

拿什么拯救你,寒冬里的网文IP?

近日在刚结束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北京银行与爱奇艺、优酷签订意向合作金额达2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在这个大会上,爱奇艺文学也公布了即将呈现100部网文IP影片的计划。

早在去年,爱奇艺就启动“云腾计划”,提出“前期版权免费,后期收益分成”的商业模式,将影视制作团队与网络文学作者捆绑成一体。

阿里文学CEO宇乾曾表示,文学是所有IP的重要源头,它具备生产内容便捷、传播辐射广泛,用户获取内容最简单三个特点,文字战场是文娱必需要有的。

虽然今年上线的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普遍呈扑街状,但文娱产业巨头们仍未放弃这一块IP蛋糕,还会继续成为为它们争抢的对象。

网络文学野蛮生长

伴随互联网的出现,网络文学也随之诞生并蓬勃发展。1997年的榕树下、1999年的红袖添香、2000年的幻剑书盟、2002年的起点中文网、2006年的晋江文学城……作者投稿、志愿者编辑团队、营利模式模糊,可以说网络文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属于野蛮生长。

由朱威廉创办的榕树下是最早的网络文学平台,彼时没有网银、支付宝等在线付费手段,能为他赚钱的只有图书出版这条路。

2003年,短信充值、网络银行等兴起,起点中文网推出了付费阅读,2004年,起点中文世界ALEXA排名第100名,成为国内第一家挤身于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3年后红袖添香也做起了付费阅读。付费阅读诞生之后,网络文学平台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盈利模式。

不过,因《此间的少年》火了的江南、在天涯舞文弄墨的慕容雪村、榕树下的编辑安妮宝贝等一批早期的网络文学作家更青睐实体图书出版。

慕容雪村在2011年的一条微博中说:“20 多万字,全网络惟一全本授权,近三年时间,全部所得 300 多块,听到这消息满身冰凉。”反观他在2003年出版的实体图书《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卖出了大约100 万册。要知道,2014年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英文版在全球也就卖出了 100多万册。

2008年,漫威开启了电影宇宙计划,这一年盛大文学也正式成立。侯小强在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的邀请下,加入盛大文学,他得到的任务是将网络小说改编成漫画、游戏、电影、电视剧。

遗憾的是,盛大文学最终没有打造出“中国的漫威”。在经历了一场“内乱”之后,盛大离IPO越来越远,侯小强也在2013年选择出走创业。

“那时候我去卖影视版权,大家都不认账。当时的市场是比较艰难。”侯小强回忆自己在盛大时期的经历时说:“当时我去跟新丽传媒现在的老板曹华益去卖版权的时候,大家都跟我说:‘你们那都是怪力乱神,改编不了电视剧’。”

事实上,2010年以前,已有不少网络文学成功改编电视剧的例子: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六六的《蜗居》《王贵与安娜》,石康的《奋斗》等。2011年,更有《裸婚时代》《和空姐一起的日子》《泡沫之夏》《美人心计》《宫》《步步惊心》,以及现象级作品《甄嬛传》等颇为成功的网络文学改编作品。

细心者可以发现,此时的网络文学改编作品的类型,多集中在都市剧,清宫剧还处在起步阶段。另一特点,就是当时的网络文学的影视版权价格相对低廉。

《北京商报》在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写道:网络小说的影视版权费有的几万元就能买下。而一部网络小说在剧本投入上不超过15万元。以盗墓为题材的大IP《鬼吹灯》,侯小强也只卖了300万元。

2014年和2015年这两年,互联网与文娱领域产生了化学反应。2014年“泛娱乐”一词被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中央部委的行业报告收录并重点提及。“泛娱乐”被业界公认为“互联网发展八大趋势之一”。

这一年,吴文辉投靠腾讯,陈天桥也将盛大文学卖给了马化腾。时隔一年,阅文集团挂牌成立,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成为阅文集团的CEO,腾讯电影也正式更名为腾讯影业。

到2014年,被认为是头部作品的网络文学作品,版权价格已经突破百万元。至2015年,大批网络文学作品的版权费开价200万元以上。

即便价格翻了几倍,但对于网络文学大IP改编权的购买完全可以用“抢夺”来形容。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就曾表示,企业购买网络小说版权要在网络小说刚发布的时候就要介入,如果等到作品火起来再购买可能早就被人预订了。

改编剧爆款频出

网络文学大IP遭疯抢,版权费居高不下,真能带来相应的回报吗?

以慈文传媒独家投资的电视剧《花千骨》为例,该剧的投资成本为1.05 亿元,2014 年以约9300 万元的价格将首轮卫星电视播映权出售给湖南卫视,同年,以7500 万元的价格将网络传播权卖给爱奇艺,总收入约1.68 亿元。

2015年的《花千骨》由湖南卫视独播,收视率高达2.12%,网络平台播放时,更成为首部播放量突破200亿的作品。该剧还推出了衍生的手游和网页游戏。

“除去制作公司和各个渠道的费用和成本,游戏的利润应该有3亿多,而电视剧的利润大约1个多亿。”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曾透露,仅《花千骨》一剧给他带来了超过4亿元的利润。

当然,马中骏也是早期收割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的一批人中的一个。“那时网络小说的改编权非常便宜,当时还没有IP这个概念。”马中骏进一步解释,“10年前,三四十万元就算贵的了,现在同类等级的IP价格最低也要五六千万元。”马中骏说这话时是在2016年。

《花千骨》和马中骏的成功,似乎给那些改编网络文学的影视制作公司打了一针强心剂。表现出来的就是,《花千骨》之后,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内容曾出不穷。当然,其中不乏成功者。这里的成功已经不仅仅体现在为制作公司带来多少真金白银。

2015年播出的《琅琊榜》囊括金鹰奖、飞天奖的同时,还远销台湾地区,甚至出口海外。《琅琊榜》在台湾华视播出时最高收视率2.52%;在韩国播出时,收视率创下中华电视台开台以来最高纪录,以及首尔地区最高收视率1.8%的纪录,甚至有韩国旅行社推出“琅琊榜之旅”,韩国影迷们纷赴象山影视城参观。

而提起网络文学IP改编就不得不提视频网站。随着视频网站纷纷举起自制剧的大旗,网络文学大IP自然也进入到各大视频平台的视线之内。分析认为,视频网站的入场,进一步放大了网络文学大IP的重要性,这也成为头部大IP版权费居高不下的另一原因。

有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仅中国网剧的市场规模就达到102亿元。这一年《老九门》《法医秦明》《最好的我们》《翻译官》《欢乐颂》《微微一笑很倾城》等剧集也都有不错的表现。到2017年,共有221部网络剧集播出,其中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择天记》表现抢眼。

可以说,无论影视制作公司还是视频网站、各大卫视,在这段时期都尝到了网络文学改编剧集的甜头,而这也给网络文学改编市场埋下了隐患。

男频改编剧大幅遇冷

连续几年,多部网络文学改编剧集的成功,给行业从业者带来了极强的信心。“只要这个剧是由大IP改编的,就已经成功了一半。”有行业从业者这样感叹。事实确实如此吗?

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大火,江苏卫视收视率1.4%,网络视频平台总点击量138亿。同样是今年播出的被认为是头部剧集的《如懿传》,由腾讯视频独播,截至发稿点击量78亿。如果考虑多次改档,加上《延禧攻略》的所谓“竞品冲击”,《如懿传》的播出成绩尚可用客观因素来解释的话,其他作品的表现则尽显今年网络文学改编剧集的颓势。

腾讯视频独播的《沙海》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后传,网络视频平台总点击量50亿;天下霸唱的《天坑鹰猎》为优酷独播,网络视频平台总点击量13亿。改编自《凰权》的《天盛长歌》,创湖南卫视收视新低的0.233%。

天蚕土豆同名小说改编的《武动乾坤》,在东方卫视播出第二天,收视率下降至0.285%。天蚕土豆的另一部《斗破苍穹》,网络视频平台总点击量16.8亿,湖南卫视首播仅有0.67%。同一年播出两部改编作品,并且取得这样的成绩,不得不令人唏嘘。

一系列大IP改编剧的扑街,似乎在预示着网络文学改编剧集的遇冷。然而,结论就是如此“简单粗暴”吗?

早些年播出的《青云志》由萧鼎的《诛仙》改编,只有0.579%的平均收视率;《九州·海上牧云记》先是遭到湖南卫视退片,选择网络播放之后因上线表现不错,又被湖南卫视购买播出,随后又因收视率欠佳而被撤档。电影也是如此,由今何在小说改编的大IP电影《悟空传》,投资达到7亿,而票房只收获了6.9亿元,连成本都没有收回,更不要提赚钱了。

上述这些扑街的作品,大都是改编自网络文学中男频的大IP作品,也就是说,在网络文学的读者中,主打男性读者的作品。当然,改编自《凰权》的《天盛长歌》例外,原作是女频的大IP,不过在改编过程中,为了圈更多的男性市场,而做了相应调整。

一系列主打男性市场的改编剧集纷纷收视率或市场反应未如预期,似乎正透露出男频IP遇冷,或者说主打男性观众市场的剧集遇冷这样一个问题。

有数据显示,电视剧观众中,通常女性占比高达69%;网络端女性用户视频的用户也高达53.8%。可以说,如何更好地服务女性观众,吸引女性观众或用户,是影视制作公司一直关注的重要方向。

因此,在很多男频大IP改编后,会启用流量明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自带流量,可以为这部剧的收视或流量助攻,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这些流量明星无不是高颜值,CP感超强。这一因素虽然对于剧集的内容呈现上没有什么太大帮助,但不可否认的是,高颜值会吸引不少女性观众或用户的青睐。

然而,当一部剧集完全用讨巧的方式来吸引观众或用户,那么就离失败不远了。再加之很多IP在改编中,为了单纯的迎合市场,越来越偏离原著,不仅造成了原作者与制作方的矛盾,不利于改编剧集的内容呈现,同时也失去了原著粉丝的支持。要知道,之所以选择用网络文学大IP进行改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原著自带的粉丝群,这群粉丝在剧集播出后会带来极高的收视率或大批播放量。

在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看来,只因几部男频IP改编剧表现不佳,就说男频IP遇冷,过于片面。毕竟,毕竟男频IP依然有着庞大的读者群,如何吸引庞大的男性观众,调动起这些观众群的追剧热情,才是未来男频IP改编过程中需要探究的重要方向。

腰部内容,新的生机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发表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截止2017年底,网络文学创作队伍非签约作者有1300余万人,签约作者约68万人,总计约1400万人。如此庞大的网络文学创作群体,不仅能够为影视产业持续不断输送新鲜血液,同时也暴露出网络文学作品良莠不齐的现状。

如何选择网络文学IP,是很多影视项目开发的关键。头部IP改编的作品,对于很多影视制作公司来说可操作的空间并不大。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方面头部IP深入人心,改编困难相对较大;另一方面,其高昂的版权费用,对剧集的单集出售价格、电影的票房等要求较高。这都对影视制作公司的实力有着极高的要求,所以大部分公司只能对头部IP望而却步。

尽管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每年有很多部,达到爆款的并不多。但考虑到原IP自带流量,通过有效的宣发手段可以成功转化原著粉丝,成为影视作品的第一批拥护者,继而让改编剧集未播出就先成功了一半,因而网络文学改编剧集依然收到很多影视制作公司和各大视频平台的青睐。

被称为“网络文学教父”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曾说:“未来5年,还是移动互联网和IP的延续”。

根据《中国作家榜》公布的2017年网络作家榜单可以看出,头部作家版税收入与其后的作家差距非常明显。处在腰部位置的作品,拥有一定粉丝量,在人物、故事成熟、可操作性强的情况下,更适合改编。侯小强称其为“种子 IP”,即指点击量高,豆瓣评分高,破墙能力高。

另一方面,版税收入较低的腰、尾部作者也更希望作品被改编,这样既可以通过影视作品提高认知度,又可以通过成功的改编经验,跻身编剧行列。而相比尾部作者,腰部作者的作品虽不如头部作者的作品广受关注,但自身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且因这部分作者对改编诉求的渴望,配合度和可操作性相比头部作者反而更强,因此对于很多影视制作公司来说,腰部作者的作品反而是最好的选则。

可以说,相较头部IP作品,有成为爆款潜力的腰部IP,将是未来影视公司的开发重点。

阿里文学免版权费用为大文娱提供小说IP;爱奇艺文学的“版权免费,收益分成”,无疑都在降低版税方面下足功夫。腾讯视频与喜马拉雅不久前刚刚推出联合会员服务,前者可将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内容,后者可改编为有声书、广播剧,同一个IP不同玩法,达到联动效果。

严歌苓说:“如今碎片化阅读已经成为时代主流,文学作品的影视化,将使作品更加具象,更易被大众所接受”。网络文学改编还将继续,腰部IP的选择将是影视作品成败的关键。无论IP2.0时代会以什么方式呈现,作品质量会持续提高,这对于作者、受众、影视制作公司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活动线报,揭秘套路,是薅羊毛的好地方,主要项目有薅羊毛线报和数字货币空投糖果等手机赚钱活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QQ:1405214051

商务广告,发布项目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