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低价手机,5年之内不上市,小米就是雷军的“打脸史”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5月8日,已超过1237天没有更新,请注意内容时效性!

终于,雷军还是坐不住了。

只做低价手机,5年之内不上市,小米就是雷军的“打脸史”

终于,雷军还是坐不住了。

他站起身来,回身看了一下身后的任正非、沈炜、段永平,把手中的招股书递到了港交所。

上市敲钟,雷军早已驾轻就熟。

金山、YY、猎豹移动的上市,见证了早年雷军的无限风光。迅雷上市的那晚,邹胜龙说过,“小米为迅雷推开了一扇窗”。

但那晚的雷军并没有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所的巅峰,而是在北京的一家露天吧纳凉。雷军告诉来访的记者,倒时差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想来回的折腾。

有人说,他敲钟敲累了。

细细一算,1969年出生的雷军也行将半百,说累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现在看来,雷军又一次撒了谎,他又一次拿起了锤子,打算第四次敲响证交所的钟。

零距离的雷军OB视角

作为曾经狂热的小米发烧友,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大致从N多雷军的身边人,看到了小米的八卦和成长之路。

2011年8月11日,北京798艺术区,第一次的小米发布会。当时,用小米手机基本只有一类人——发烧友。有人甚至从某个中部城市骑着单车赶来见雷军,现场的氛围犹如宗教,在中国的手机圈立下了独树一帜的标杆。

3年后,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写了一本书,把这股狂热总结为《参与感》,掀起了企业圈的另一股模仿狂热。

那时的雷军还没有疏起大背头,一副码农形象出现在发布会后的晚宴,和最早的版主们大谈中国手机如何创新。坐在潘越飞旁的小米工作人员大F称,这是他通宵1个月后最欣慰的一幕。

那时候小米表现出自己善意的做法,是赠送一个F码——意味着在秒空的手机抢购大潮,你成了插队的一员。这种做法,后面被不断模仿,但从未被超越,毕竟不是所有公司的优先抢购权,有资格被黄牛加价热炒。

中国最会卖手机的,成了外部和内部人对小米的定位。雷军身边的贴身助理L,在一次活动结束送潘越飞回酒店的车上,中途停车聊起自己的发展,“要是一直卖手机,还天天熬夜,还不如带着孩子老婆回老家”。

当然,L忍住了那口气,一直陪到了敲钟的前夕。

形成反差的是和L同时加入的T,他没有陪在雷军身边,但卖起了白酒。只是这个白酒被打上了小米的logo。

这就是救了小米一命的生态链策略。

雷军说小米不是一家硬件公司,2014年的小米开始了生态链的布局。在老潘的朋友圈里,低调跳槽到小米的老X,成了生态链部门的最早一批产品负责人,只是他高频的转发各种产品经理鸡汤,让人摸不清头脑,只知道小米陷入新一轮狂热。

这股狂热传达到外界时,是四处开花的小米员工po出各种奇怪的问题,比如潘越飞被市场部L问过:无印良品现在有什么新款、美国Costco的会员模式到底有什么魔力。

员工们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只知道“老雷私下一直在问”。周边的人更看不懂,这正是小米内外交困期的两年。老F的朋友圈已经看不见任何行业心得,只有儿子的照片和半夜五彩城(那时小米总部所在地)的孤月。

紧接下来,各式各样的小米公仔、T恤、帽子、箱包等周边陆陆续续登场......2017年的小米之家坪效比,已经做到了行业最高。大家才反应过来,小米又爆发了。老F朋友圈的新动向就是再也不更新了,只是每次潘越飞打开王者荣耀,都看到他扛着至尊星耀的账号在开黑。

有意思的朋友圈变迁,可以窥探小米的发展之路。

更有意思的是,天天想安利小米投资B站的W,突然成了雷军的人,那时整天发愁怎么让小米和B站业务协同的W,摇身一变成了最会玩二次元的中国公司代表。

“Are you ok”的鬼畜视频,就是最好的代表。小米不再是整天喊发烧友的那个游乐场,而是找吴亦凡代言的消费型巨无霸。

但这个时间太久了。

在2017年底,杭州的一次酒桌上,潘越飞见到了一位曾经的工号排名前TOP 50的员工老Q。老Q在2015年的时候,就离开了雷军,手中握着小米超过1个亿的原始股。

酒过三巡之后,他对手头的小米股权又爱又恨,爱其高价,恨其脱不了手,无法变现。

是的,小米的奋斗时间太长了。更何况雷军一直把小米定义为一家“创业公司”。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雷军本人一样有耐心,特别是在那两年的低潮期,一批老员工的焦虑展现无遗。

焦虑、怀疑、甚至离开,或许逼得雷军不得不早早地告诉世人,自己之前就是在撒谎。

撒谎的雷军

“5年内小米不会上市”,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时间里,雷军再三地在公开场合说过这句话。最近的一次是在2016年的达沃斯论坛上,隐晦地表示小米上市的节点会在2025年。

但在2017年的11月份,雷军已经改口表示:小米会在一个业务“比较舒服”的时候IPO。从此之后的任何场合,雷军虽然从未承认过小米会在短时间内IPO,但也不再强调“小米会在X年后IPO”的具体时间节点。

周鸿祎曾经在360内部的年会上公开表示,“雷军是一个有野心,并且野心非常大的人”。周鸿祎是对的,在过去的一年里,雷军一直在为小米的IPO“暗度陈仓”。

4月27日,在雷军给小米的内部信中公布了两则重要信息:

1.任命周受资为公司CFO兼高级副总裁;

2.同属小米“八大金刚”的周光平和黄江吉辞去相应职务。

自2015年7月份加入小米以来,周受资一直担任小米的CFO。而在此之前,周受资曾先后就职高盛、DST,投资过阿里、京东 、滴滴等,也主导了对小米的投资。

傅盛说“雷军喜欢培养人”。所以,4年前毕业于伦敦大学经济系,且拥有哈佛商学院MBA学位的周受资空降小米,让外界曾一度猜测小米是在为上市做准备。但雷军表示,公司大了,希望有个人来帮自己管理投资。

这一次,雷军把周受资提到副总裁的高度,并直言期待周在财务、投资、人力等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递交招股书的前一个星期作出这步动作,其含义也不言而喻。

同属八位联创的黄江吉、周光平此次也被以“个人原因”、“新的生活方式”离职。

早在2017年的内部信中,雷军已经对黄江吉的职务做了重大的调整。在那封内部信中,黄江吉已经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小米未来3-5年的战略,原先的部门改为直接向雷军本人汇报。

当时雷军的这封内部信里,甚至对时任高级副总裁的黄,没有一句赞美性的评价。

黄江吉也一定没有想到,仅仅在一年之后,自己就被规划在了公司的战略之外。但回望过去几年,黄江吉的成绩确实难以令人满意,除了小米路由器,曾被雷军看好的通讯产品“米聊”、以及2016年成立的研究AR/VR的探索实验室,都在黄的手里黄了。

这位微软任职13年,曾经的微软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并没有给小米带来应有的光环。

雷军已经对这两位曾经的左膀右臂,失去了信任和耐心。

让小米更舒服

另一位联创之一的周光平,一举手一投足,都会影响到小米的核心业务。

时光再倒退2-3年,也就是2015-2016年,小米处于低潮期。原本定在2015年发布的小米5,被推到2016年2月;原本计划2015年销售8000万台的目标,也没有完成。

即便是在发布小米5之后,销量也遭到了华为P9和OPPO R9的碾压。有数据显示,当年约有18.23%小米用户,将手机换成了别的品牌。

而江湖流言将矛头直指周光平。相传,周和他的供应链团队得罪了日本的供应商以及三星半导体,直接导致小米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

三星甚至在AMOLED屏幕出货量很大的情况下,直接切断了对小米的供应。其原因是周和他的团队在会见三星高层时,态度傲慢,甚至发生争执离桌的状况。

根据小米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同比首次出现下滑;2016年同比下滑36%,市场份额相比上一年的15.1%下跌到8.9%。

为了挽回颓势,雷军随即“罢免”了周在供应链团队的实权,亲自接受供应链团队,四次亲赴三星总部拉回三星的心。

周鸿祎说的没错,雷军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先后对这两位联创级别的老人“动手”,最终“被离职”,可见,一向以“用人为上”的雷军眼里根本容不得沙子。

2016年7月7日,是小米手机的誓师大会,当时的小米依然处于低潮之中。雷军在会上表示:“要吹响手机部第二次创业的号角。”

小米手机的“二次革命”,雷军做到了。到了2017年的第二季度,小米手机的出货量排到了全球的第五名。也就是在同年4月份的小米7周年纪念会上,小米联创之一、高级副总裁黎万强的朋友圈里,创始人的合影中已经见不到周光平了。

在2017年末,雷军又作出了重大的人事调整,宣布林斌、黎万强担任总裁级别职务,并且林斌兼任手机部总经理。

离开、空降、调任,在雷军正式递交招股申请书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小米的8位创始人已经有一半进行了变动。

而雷军这样做,无非是想让小米的业务变得“更加的舒服”。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能让雷军感到舒服的时间来的那么快。

厚道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昨天,雷军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书。外界普遍的保守估计,小米的估值至少在700亿美元,并且在IPO之后在短期内超过1000亿美元。

雷军和小米成为了第一批敲开实施新政之后的港交所大门。在新政体系下,小米以“同股不同权”的方式申请IPO。虽然雷军只持有31.41%的股份,但在AB股的制度下,雷军的表决权超过50%,具有完全的表决权。

在董事长的公开信中,除了情怀之外,雷军又一次强调了“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永远坚持硬件综合净利率不超过5%”。

手机业务营收超过总营收70%的小米,在雷军眼里,依然是一家“专注于高端智能手机、互联网电视,以及智能家居生态链建设的创新性科技企业”。雷军也曾公开表示,小米已经是全球最大的IOT平台。

而雷军能够硬气地下结论的依据是,到2017年底,已经有超过8500万台设备接入小米的IOT平台,日活设备超过1000万台。尽管这样的数据,曾被业内嘲笑这8500万的设备中,有一半是手环和路由器,但雷军却有他的坚持。

但是,万物互联的生态圈并不是一个概念就能建成的。纵观通过小米之家能够“互联”的产品,均是吸尘器、音箱、电饭煲、净化器等低端家电,唯一的大宗家电小米电视口碑,远不及同类产品。冰箱、空调等大宗核心家电,小米在短时间内依然难以涉足。

究其原因,小米一直以来以“轻资产、低成本”的策略布局硬件市场。小米是一家优秀的硬件公司,“万物互联”也并非雷军一个概念能做到的。

但起死回生的“二次革命”,雷军做到了,可能就像他在公开信结尾写的一样:厚道的人运气不会太差吧。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活动线报,揭秘套路,是薅羊毛的好地方,主要项目有薅羊毛线报和数字货币空投糖果等手机赚钱活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QQ:1405214051

商务广告,发布项目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