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展翅翱翔】一个关于赛子都和杜鹃的婚后小脑洞-冷门项目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年8月7日,已超过50天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失效,请反馈给我们,谢谢!

摘要

那一百两用来办完婚礼还剩了不少,但杜家老爷一直放心不下,时不时的就变着法的往赛家送钱,生怕自己女儿的生活有半分拮据。 刚开始赛子都并不多管也不多想,只把杜老爷送的钱全数交...

 

本站长期更新如何网赚以及网赚技巧相关教程

同时本站也是网赚论坛大全,会给大家带来网赚钱最多是什么网相关项目

本站内容好好研究,轻轻松松做出月入过万的副业


正文:

 

那一百两用来办完婚礼还剩了不少,但杜家老爷一直放心不下,时不时的就变着法的往赛家送钱,生怕自己女儿的生活有半分拮据。

刚开始赛子都并不多管也不多想,只把杜老爷送的钱全数交与杜鹃。

他能体谅一个父亲的心情。

但时间久了,赛子都的感觉就慢慢的微妙了。

他赛子都,堂堂七尺男儿,败光了赛家家产,如今还要靠岳父支持着养老婆吗?

这是块石头,压在他心头,半夜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好侧头盯着杜鹃看。

杜鹃是胖,但眉眼里藏着满满的温婉慈祥,赛子都越看越安心,伸手去触碰她的睫毛。

睡梦中的杜鹃受惊,侧向微微翻身,把赛子都的放在她身侧的胳膊压在了身下,赛子都闷哼一声。

杜鹃闻声醒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赛子都。

她的呆愣来源于梦中人一醒来就在眼前。

黑暗里赛子都精致的脸部轮廓只是模糊可见,一笔一画都是书中公子的模样。

直到这书中公子从唇缝里连连逼出几句:胳膊,胳膊,胳膊。

杜鹃才恍然似的,向另一方向侧翻。顺便把她的委屈也侧翻过去。

成亲至今已有月余,她和赛子都还没有圆房,子都是个很好的子都,是她太过难以下咽了吧。

他们同床而睡,子都只能窝在床边,还被自己的一翻身压疼了胳膊。

杜鹃的委屈里也有几分是替子都委屈的。

委屈倾倒在夜里,顺着那盆摆在卧室里即将融化的冰,滴入它的盆子里。

杜鹃起身,低声说房里太热,要去换块冰块。

赛子都拉住她的手,也低声的说,我去。

他用了气音,声音萦绕着杜鹃的耳朵,撩人的很。

赛子都取了冰回来的时候,杜鹃已经点好了一支蜡烛,光线明明暗暗,她坐在床上,直直的看着赛子都。

赛子都低头笑了,把取来的冰块放进冰盆,然后踮脚装作鬼祟的样子,吹灭了蜡烛,然后用自己冰冷的手捏了捏杜鹃的脸,翻身上床。

杜鹃心疼的伸手捂住赛子都的手,语气难得急了:手怎么这么冰。

赛子都噗嗤笑出声:“不过取了块冰,大夏天的,有什么大不了。”他转念一想,又把头埋进杜鹃的怀里,软声撒娇:“冷死了。”

杜鹃环抱住他,闻他发梢清甜的味道。

这是他们这一个月最亲密的时候了,赛子都如同孩童靠在她的怀里撒着娇,杜鹃的委屈下堂休息了。赛子都心口那块石头还压着,天蒙蒙亮才勉强睡着了。

第二日,大宝见迟起的赛子都眼下微青,痛惜的摇了摇头,边扫地边感叹,想不到少爷对杜鹃姑娘也能纵欲过度。

赛子都斜着瞟他一眼,摇摇手里的扇子,没头没脑地突然说道:“我要重振我们赛家威风。”

在床上吗?大宝打了一个冷颤。

直到五日后,赛子都买回了赛家的茶庄,大宝才懂少爷口里说的是何种威风。

没有人想到从前的败家公子一旦定下心来重振家业,能如此像模像样。

茶庄一天一天兴旺起来,赛子都也忙的脚不着地。

赛子都忙着赚钱,杜鹃管着钱把钱有条不紊的花在生活里,再拿一部分出来做慈善。

杜老爷也渐渐不再送钱到赛府。

但他并不因为女婿的争气而放下心来,他宁愿赛子都只是个靠老婆吃饭的俊公子,只要他一心对杜鹃好。

如今这个全城第一美男因着家底富裕越发让人觉得不可靠,哪怕每次见他和杜鹃这小两口都恩恩爱爱的,赛子都语气里也满是诚恳。

杜老爷侧面敲打杜鹃,杜鹃毫不在意:“爹,你连子都都信不过吗?”

信得过吗?当然信得过啊。

只是杜鹃心里的一个小角落也在打鼓,他们这对夫妇哪里都好,只是这大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圆房。这件事杜鹃是万万不好意思自己提出来的,她只能把这件事嚼烂了放在肚子里。

丫环急忙赶来说赛公子在喝花酒的时候,杜鹃正在赛府里准备菜肴,子都早上说会带回来个神秘人物。

神秘人物是子都即将纳的小妾吗?

杜鹃是震惊的,同时她又好像早就预料到了。她那颗赛菩萨般透明的心,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了密密麻麻的恶意揣测。还是对她最爱的那个人。

杜鹃埋头做饭,大汗淋漓,丫环急的跺脚但也无计可施。

最后还是大宝冲去青楼找他家少爷。

赛子都回来时带了个天仙一般的姑娘,大宝走在他们前面,时不时低头抹抹眼泪,那姑娘哭倒在赛子都的怀里。看起来仿佛一对玉人。

杜鹃抬眼看着,只多盛了一碗饭给那姑娘。

赛子都都一踏回家门就对着下人东吩咐几句,西吩咐几句,话里话外意思是这姑娘以后就住这了,哪也不去了。

赛子都未回来前,杜鹃是伤心的,此刻她却意外平静,等着那个姑娘前来叫她一句姐姐。

但那姑娘却亮着眸子,蹦到她跟前喊了声嫂嫂,杜鹃颇为诧异的看着赛子都。

赛子都笑得像个小孩,说这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亲妹,小时候被人贩子抱去了卖入青楼。他的父母因不见了女孩哭的厉害赛子都,不久就染了恶疾,留下他一个人和大宝。

说来也巧,赛子都偶然从一客户那里看见一个定情用的玉佩,正是他多年前送给他妹妹的。

顺藤摸瓜就找到了妹妹。

放松下来的杜鹃心里的平静一下子就碎了,真真哭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赛子都摸摸杜鹃的头,脸上心底全是温柔。

妹妹自小在青楼长大,说话无遮无拦没心没肺,几日后和府中多数人熟稔起来,也开始拖着杜鹃没话找话。

杜鹃实在不是她的对手,三下两下,什么话都被套了出来。

当妹妹知道他们的圆房状况时,咦的一声,臊得杜鹃脸红。

“我哥他别是有什么病吧。”妹妹眼珠子一转,又瞟了眼杜鹃,“或许,可能,你是不是该减减肥了?”

赛子都还没心疼够自己那苦命的妹妹,就看见她整日拉着自己的娘子绕着赛府跑步,看见自己娘子累的脸色煞白,他又开始心疼媳妇了。

“怎么回事?”他心疼的询问,被妹妹不怀好意的笑容堵了回来了。

妹妹的减肥计划很奏效,大约一年的时间,杜鹃已经只能称得上是肉嘟嘟的,颇为白净可爱。

在妹妹的一再鼓动下,杜鹃终于在夜里,第一次环住了赛子都的后脑勺。

她听见赛子都呼吸急促起来,受了鼓舞,学着妹妹教她的那样双手移动。

蜡烛未熄,她抬头见赛子都压抑的咬着下唇,脸上一片红云,只觉这是她今生见过最美的风景。

在妹妹出嫁后,赛子都才慢慢得知了,杜鹃为什么突然跟着他妹妹绕着院子跑。

杜鹃不很在意,她说连自己都没办法接受以前那样的自己,不怪子都难以接受。她拆着鬓发,眉间温婉慈悲如常。

赛子都掰过她的身子,很郑重的解释,他在娶她时,已经接受了一整个的她。只是他虽早年花名在外,其实也是颇为懵懂。尝试过几次,均以为杜鹃是拒绝的,也就不再强求。

杜鹃皱着眉想。

好像她们刚结婚时,子都被自己翻身压了手去换冰,躺在自己的怀里时,手不老实的向下一探,杜鹃心下一惊,连忙翻了个身,紧闭着眼。

她悄悄回头看时,看见子都抿了抿唇赛子都,睫毛微颤。

杜鹃想,如果她那时点起蜡烛,是不是能提前看见子都脸上一片红云的美景。

她又很庆幸,当自己也成为风景的时候,才见他面颊潮红。这样她才不会自卑的闭上眼翻过身去,不去看枕边人惊艳了全城的美貌。

杜鹃抬眼看着赛子都,眼中柔情万种,只觉那些记载鬼怪的书中勾引了花妖的书生,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赛子都看着杜鹃,亦觉得她美得像个不沾尘土的花妖。

转载请注明:太白网赚平台 » 「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展翅翱翔】一个关于赛子都和杜鹃的婚后小脑洞

志在山顶的人,不会贪念山腰的风景。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好物推荐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本站项目资讯均收集自互联网,投资有风险,各位需谨慎,如有损失,概不负责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