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凉了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2月25日,已超过1170天没有更新,请注意内容时效性!

吴小晖凉了

核心提示:一个万能险,究竟可以玩出怎样的花样?掌管万亿资产的董事长为何涉嫌集资诈骗?这个故事关于安邦,关于保险,也关于你我。

2018年2月23日,保监会一纸令下,宣布正式接管安邦保险集团。近2万亿资产的安邦集团,终于在这一天结束了群龙无首的状态。

此时,距离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被拘留已经过去8个月之久,而这8个月的时间,可以让隔壁老王断臂求生,也可以让安邦靴子落地。

王健林的生,对应了吴小晖的死。都是巨额的海外投资,最终结局却大相径庭。

而吴小晖这个万亿资产的大管家,下场却颇为讽刺,其最终将被上海检察院以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公诉。而按照《刑法》来看,集资诈骗的最高量刑可达到死刑。

同样经历了苦雨凄风2017的两个巨鳄,却有着迥然不同的2018开局。

吴小晖究竟做了什么?和王健林相比,安邦背后的问题,又到底有什么不同?

01

安邦的万能险

2004年成立的安邦,是以汽车保险赚取的第一桶金,吴小晖也被坊间传为车险销售员出身。

当时初出茅庐的安邦,依托上汽集团的支持,第二年的保费收入就破了10亿。

不过汽车险却只是第一桶金,提到安邦,真正该提的是安邦人寿的万能险。

什么是万能险?

其最初的意义其实非常纯粹,就是一个保险公司设计的附带投资功能的综合保险品种。

不过,在安邦这里,万能险却早已变了味,作为保险却并不姓保,反而早就被异化成了一个中短期理财项目。

从频频举牌上市公司到进场万科,允许1年或2年后退保,实际投资期限相当短的万能险,在安邦这里却充当了长期资本的角色。用专业的话来说,就是期限错配。

而在资本市场,这些资金称之为险资。险资的危险在于,流动性强,随时有可能抽身离开。

不过,安邦和吴小晖并不在乎。

彼时的他刚刚尝到了万能险的甜头,2013年至2014年短短一年时间,安邦旗下的寿险类公司在保费收入上实现14亿到528亿的惊人飞跃。

不仅仅是保费的增加,安邦还因此获得了配置风险资产的杠杆资金。

什么是杠杆资金,就是说以小额资金收购大额资产的那笔钱,通过少量资金撬动大额资产,做大投资和总资产后即可在承保端吸引更多的客户资金流入。

看起来是一个天衣无缝一石二鸟的计划,但仔细想想这其中的操作,用朱云来曾经笑怼吴小晖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经典的打法,空手套白狼。

而空手套白狼的风险在于,险资的主人并不是安邦或者吴小晖,而是千千万万的投保人。

一旦投保人大量赎回保费或者万能险保费下降,那么结局就只有两种:

要么安邦抛售股份回笼资金,引发资产雪崩;要么投保人无法退保,发生挤兑甚至更大的连锁反应。

因此,万能险表面看上去像一门独门绝技,让安邦瞬间暴富,但是练就这门绝技的吴小晖,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

02

卖万能险的人很万能

万能险让安邦暴富,但万能险并不万能,安邦真正万能的却是吴小晖。

有多万能?

10年间将安邦从一个注册资本仅5亿的财险公司,发展成一个横跨保险、银行、地产等多个领域的金融帝国算不算?

这其中,先不提其他,单单一个牌照审批问题,就可以略见一斑。

2008年底,安邦保险就率先获得了保监会批准同时在全国所有省份开展电话营销。

2010年,筹备已久的安邦人寿成立,短时间内拥有了财产险、人寿险和健康险三张牌照,还持有银行、金融租赁等数张金融牌照。

吴小晖将这一切的成功归于安邦的简单,在2015年,安邦极盛的那一年,吴小晖在哈佛演讲的时候骄傲的表示:

“安邦崇尚简单,一个国家简单就高效、一个企业简单就赚钱、一个人简单就快乐。”

不过,安邦真的够简单吗?

为了应付保监会“偿二代”监管政策的出台,安邦玩起499亿左手倒右手的魔术。

这其中的手段倒是简单高效,关键手法就是循环出资。

将资金从A投资B,再从B投资回A,虽然资金量没变,但是注册资本却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放大,而最终的结果,明显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而这499亿资本金,使得安邦的注册资本在短期内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619亿元,这比业内资本金第二的中国人保集团领先近200亿元。

为什么要冒如此之大的风险高调增资?

问题还是出在了万能险,安邦的保费收入事实上大多来源于万能险,而万能险的流动性的要求相当的高。

因此,在“偿二代”监管政策中,对买卖万能险要求匹配的资本金也相当高。

为了满足监管要求,但是又拿不出那么多钱,那怎么办?

吴小晖大手一挥,像玩戏法一样,凭空账上变出了499个亿,但是实际上,这499个亿并不存在。

那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毫无疑问,安邦就像在走钢丝,激进的投资手段加上巨大的杠杆很可能会引发蝴蝶效应,牵一发而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03

万能险最后的归属

如果是你我,空手套白狼,拥有了巨大的财富之后,想去干什么?

让e租宝抢答的话,那就是两个字,跑路。

但是跑路是一个技术活,像e租宝那种跑路,是相当低劣的段数,不过是一个被玩烂了的庞氏骗局。

安邦不一样,安邦的499亿并不急于离场,这本来就是一场杠杆游戏,怎么玩,吴小晖思路非常清晰,既然要钱,那就先收了最有钱的那个机构——银行。

在2011年到2015年之间,安邦集团拿着大笔大笔的钱挥金如土,在2015年,已经累计持有民生银行15%的股份,位列第一大股东之位,并且加大杠杆频频增持。

不仅仅如此,安邦保险还持有成都农商行35%,招商银行10.72%的股份,同时,通过旗下的投资组合,持有了大量的中农工建四大行股份,并且均跻身了前十流通股股东。

而在此前,安邦就因为银行上演了一场好戏,在有人质疑安邦把民生银行当成提款机,大量从银行抽血的时候,安邦回应没从民生银行贷过一分钱款。

然而民生银行董事长说的却是:“我们对安邦的贷款就是1亿美元。”

此外,安邦控制银行的手段也非常激进。

采用蛇吞象的方式,用56亿元撬动了2011年资产1600多亿资产的成都农商行,并且获得了35%的股份。

这其中使了怎样的手段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随后的几年内,这桩国有资产买卖成都方面的经手者,已经悉数落马。

而这35%的股份或许让吴小晖吃到不少的甜头,随后安邦集团专挑股权分散的银行下手,试图使用最低的资本控制最多的资产。

吴小晖为什么如此垂青银行?

或许此时,再来看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年初的讲话,我们能够摸到一些端倪,许多人将此解读为安邦被接管的原因:

“有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这已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予以严肃处理。”

事实上,在吴小晖落马前,安邦还在不停的走着所谓的全球化道路,也是一场即将走向高潮的生死跑路。

截至2017年年初,安邦人寿总资产达到1.45万亿元,而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到了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远超过监管要求的海外资产不得超过15%的比例。

而这万亿的资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或许你觉得与你无关,但是,整个金融体系真的和你无关吗?

那些在银行买万能险的人,因为对银行的天然信任,而忽略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系统风险。

以为银行能为万能险背书,却殊不知,万能险是保险公司借助银行渠道销售的一种和存款、货基完全不同的理财产品。

而一旦买了这些万能险,上了这艘贼船,你的钱会被拿去干什么,被谁掌管,他可不可靠,到底能不能保下本金,没有人知道。

更深一层说,这些钱被拿去炒房,炒股,炒海外资产,最终留下的一地鸡毛到底是谁来收拾,或许你心中,也有自己的答案。

而在哈佛大谈眼界,视野的吴小晖,三年前夸夸其谈的表示:

在村里看到的就是村姑小芳,在巴黎看到的就是蒙娜丽莎,在全球就看到全球的机会。

在面临诉讼和牢狱之灾的三年后的今天,他又会看到什么呢?

好在靴子落地监管进场:“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安邦集团继续照常经营,公司债权债务关系不因接管而变化”。

2018年注定不平凡,眼见一场接一场从加杠杆突进到降杠杆求生的大戏上演,你从中又明白了什么呢?

有奖调查温馨提醒:

春节前,我们推出有奖调查活动,但是很多菜友没有在网赚58理财APP绑定手机号码,导致500菜点的奖励无法正常发放。

这里特别提醒参与有奖调查的菜友,下载网赚58理财APP后记得用手机号注册,也可以点击“我的-设置-修改手机-绑定手机”。

记得尽快哦~菜点等你领啦!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活动线报,揭秘套路,是薅羊毛的好地方,主要项目有薅羊毛线报和数字货币空投糖果等手机赚钱活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QQ:1405214051

商务广告,发布项目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