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9年4月27日,已超过177天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失效,请反馈给我们,谢谢!

摘要

当曾经的领军人物在赛道上逐渐落后,总会用力表现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证明自己别样的价值以保持体面。正召开誓师大会的联想,大抵就是这个状态。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当曾经的领军人物在赛道上逐渐落后,总会用力表现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证明自己别样的价值以保持体面。正召开誓师大会的联想,大抵就是这个状态。

很多人说,联想错过很多风口没能成为 BAT,杨元庆的回应带着强装镇定的意思:“面对这样那样的风口,从来没有动过心要去成为某某第二,联想不需要跟随谁,应该做的是把握自己的长项。”

“比起西西弗斯之惑,我更愿相信我们是登山者,是为了攀登珠峰失去双腿的夏伯渝。经历的是普罗米修斯之痛,为人类的火种,去承受各种折磨和考验。”

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杨元庆掉起书袋来,让人误以为他是读中文系毕业的文青才子。

但话说得漂亮,却不真诚。

联想这一路走来,别的做没做不说,追风口的事儿可真是没少干。追不上就说自己没追,放到情场上那就是妥妥一渣男。至于自比夏伯渝,我更倾向于认为,联想如今能站在珠峰半山腰,是靠着花钱买进口飞机一路飞上去的,没那么崇高也没那么伟大。

可这进口飞机到底也有个生产日期,在设备年久失修之前,不知道联想能不能找到新的登山装备。

联想梦碎互联网

追风口、喊口号,一直是联想誓师大会多年来的传统。

早在二十年前,1999 年的联想誓师大会上,柳传志便向员工们喊出了“互联网,你准备好了吗?”的口号,一家硬件厂商转身就做起了门户网站的生意,转型速度之快,只有后来声称自己是互联网公司的小米能比得过。

2000 年,拿到 500 万美元风险投资的马云刚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财大气粗的联想就已经开始琢磨用明星代言的方式,推广自己投资的门户网站 FM365。彼时正当红的谢霆锋和周迅二人联合为 FM365 拍了一组广告片,上演了一出“男女网友热恋 365 天,终于在网吧相见”的戏码。

广告代言只是冰山一角。2000 年 8 月,联想宣布斥资近 3 亿人民币入股中国首家电子商务服务商赢时通,为 FM365 加码。联想表示,此次投资将让集团整体发展策略,由高科技产品的生产商转向高科技应用服务供货商。简单点说,就是硬件厂商要互联网化了。

投资赢时通后,联想成立信息运营群组,作为第六大业务探索联想在互联网时代的未来。

为了表达进军互联网化的决心,联想让旗下派往“联想赢时通”的员工立下了军令状,要是干不好就不回联想,各部门形成默契,干不好的员工想回来,每个部门都不能接纳。

下了多大决心,就会放多少血。2002 年 6 月的一天,联想赢时通的员工早上还好好地上班,中午打个盹醒来发现,自己电脑上被贴了封条。一脸懵圈的员工们问了半天,才得到了八个字的答复:

“公司关闭,全员离职”。

IT 小白领突然流落街头成了无业游民,所谓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据当时 21 世纪经济报道,根据赢时通总部的工作人员估计,砸进 3 个亿的联想在最后撤出时,回笼资金连 2000 万都不到。为了降低损失,联想一度在合作破裂前,将一万台 PDA 产品卖给了赢时通,每台作价 1500 元。逼得赢时通创始人荆宏得动员自己的中层领导一人买一台。

当然这也不能怪人联想薄情,主要是赢时通的业务模式太烧钱。赢时通核心业务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没有盈利能力的网站,另一部分,是靠着送手机送 PDA 吸引客户到营业部炒股,然后向合作的证券公司收取证券交易佣金,和中介差不多。

联想看不到希望盈利的希望自然要撤,只不过,它撤下的不只是赢时通这一家公司。

那几年,联想先是减持新东方、北大附中的股份,接着退出赢时通。和美国在线合作推广 FM365,也已出让股权作为结束。再后来,联想转而收购汉普、智软介入 IT 服务领域,显然是要放弃走互联网的道路,守在自己最擅长的 PC 领域。

第一次追风口,联想以失败告终。做一家几十年历史的老牌企业,一次失败太过正常。但联想此次转型失败,暴露出了其“雷声大雨点小”的转型态度,以及在面对新业务时的草率,让人怀疑联想是不是缺少做好一项业务的耐心。

后来几年联想的动作,印证了这一点。

不断追风口的少年

杨元庆说“联想不追风口”,只有 2004 到 2010 年这么一段时间。2004 年,联想一举收购了 IBM 的 PC 业务,其业务规模从全球第九,飙升至全球第三。此后联想专注于 PC 业务,态度之真诚,一度为了减轻联想的业务包袱,于 2008 年将联想移动卖给了私募基金

一亿美金的出售价格是好价格,可 2007 年 iPhone 诞生,眼瞅着移动互联网即将登场,联想在此时因为移动业务销量不佳便卖掉,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大概联想也没想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所以没过两年,移动互联网风起,联想又把移动业务给买了回来,花了 2 亿美元——一进一出,联想白白送出了 1 亿美元。

2010 年对于联想来说,是另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手握着联想 PC 和联想移动,加上与供应商、运营商的关系不错,杨元庆自然有些骄傲。在公开采访中,他表示除了苹果,其他的几大 PC 厂商“联想都看不上眼”,至于手机业务,杨元庆更是信心十足,要拿出一款对标 iPhone 的产品出来,被命名为“乐 Phone”。

这里我很想问问声称“联想不做某某第二”的杨元庆,苹果第二,不就是当年你的追求吗?

联想手机业务发展得不怎么顺利,其提出的解决方案,与转型互联网、发力 PC 一样简单粗暴,一个字,买买买。2014 年,联想收购 Moto,以总计 7.2% 的市占率一跃成为当年全球第三大手机品牌,相比之下华为市占率仅 4.8%,如日中天的小米为 5.8%。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可惜等待联想的,是个高开低走的结局。华米 OV 四家在之后的几年里迅猛发展,联想却逐渐被市场所遗忘。时至今日,联想移动业务在换了几位掌门人后,只能靠常程碰瓷来换取市场关注度,也实在是活得艰难。誓师大会上杨元庆骄傲地宣布移动业务扭亏为盈,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好意思张口说这句话的。

移动互联网没赶上,下一个风口同样不能错过。2016 年虚拟现实成为大热门,联想迅速推出 VR 头盔,恨不得变成“HTC 第二”。杨元庆在采访中再度用起了大词:“AR/VR 以及未来的 MR(混合现实)是继 PC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即将改变世界的下一代技术,也是联想未来会重点发力的领域。”

一年之后,杨元庆口中的未来又变成了人工智能。由于 AI 涉及行业范围广、技术难度大,加上云服务、产业互联网和 5G 技术不成熟等综合因素,人工智能的这股风吹的久了一些,也给足了联想冲向风口的时间窗口。

2018 年,联想誓师大会,杨元庆喊出了四个目标:PC 业务重返第一;移动业务重回健康业务模式;数据中心业务实现可持续的盈利性增长;AI 构建起竞争优势。

今年,接着去年的口号,杨元庆进一步提出了 3S 战略:Smart IOT,智能物联网设备,它所产生的数据是实现智能化变革的基础燃料;Smart infrastructure,智能基础架构,它为智能化变革提供计算、存储和网络支撑;Smart Vertical,行业智能,为各行业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和服务的业务。

“成为智能化时代的引领者和赋能者,这就是联想存在的意义。”

回顾联想几十年,整个就是个追风口的少年,不断更换自己核心业务和战略的过程。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 AR 到 AI,联想这一路转身,怕是给自己都要绕晕了。

好在消费者没晕,市场没晕。兜兜转转几十年,不管联想宏伟的战略布局怎么变,都没有改变它只是一家 PC 厂商的事实。

没错,时至今日,联想也只是在 PC 这么一个夕阳产业里,作出了还不错的成绩。

追赶中的手机和云计算

据联想 2018/2019 Q3 财报,目前其主要业务和营收占比如图所示: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从营收上看,联想仍然是一家 PC 厂商。据 IDC 数据,2018 年联想和惠普两者市场份额相当,不过考虑到联想曾在 2018 年 6 月收购富士通的 PC 业务,其市占率相比惠普并不具备优势。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同时,PC 市场已经连续七年负增长,这意味着移动业务和云计算,才是承载联想未来的两大关键业务。

移动设备方面,联想称自并购 Moto 之后,第一次实现扭亏为盈,在北美的年增长率达 50%,市占率排名第四。

这是一段极具误导性的数据分析。联想只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却从来没有公开其市长占有率的具体数值。根据 Counterpoint 提供的数据,2017 Q4--2018 Q4,Moto 在美国市场的市占率稳定在 5% 左右,仅在 2018 年 Q3 达到 8%,之后回落。

美国的市场规模,占据了整个北美市场的九成以上,美国的市占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品牌在北美的表现。由此可以推断,在北美市场,苹果三星和 LG 仍然占据了绝对的领先地位,Moto 第四名的成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其所谓年增长率达 50%,根本原因是基数小而非增速快。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手机市场即将步入 PC 市场后尘,市场格局也逐渐稳定,头部厂商不断蚕食其他品牌的现象,无论是中国还是北美,都将变得越来越多。仅仅实现不亏损的移动业务,支撑不住联想的未来。

智能设备业务双双疲软,联想的 DCG 业务便成为其重点发展的未来业务。

DC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于 2016 年中由 EBG (企业级业务集团)调整而来。去年中,联想 DCG 召开合作伙伴大会,提出了“基础设施+云”的战略目标,试图从单纯的服务器业务,转型为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云服务业务。

不过,观察联想 DCG 的合作伙伴大会内容即可发现,联想于 2014 年从 IBM 手中收购而来的 X86 服务器,成为了它向云市场冲击的技术根基。而 IBM 在五年前愿意出售这一技术,本就是看到了其增长潜力的匮乏。亦步亦趋的联想,却要等到今天才缓过神来。

剥离发展前景不高的业务,一向是 IBM 的传统。无论是早年卖给联想的 Thinkpad,还是 2014 年的 X86 服务器,IBM 考量的核心均是出自于此。出售 X86 业务后,IBM 联合 Actifo 推出 SmartCloud 数据虚拟化服务,将业务重心转向高利润的云计算上。

据 Synergy Research 数据,2018 年第四季度,IBM 在云服务市场的市占率位列第四,在阿里巴巴之上。据 Gartner 预计,到 2022 年,全球云计算服务规模,将达到 5500 亿美元。对于 IBM 来说,这次转型无疑是押中了宝。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联想从 IBM 手中买下的 X86 服务器,则在未来几年面临新的挑战。此前,服务器市场经历了从大型主机转向低成本的 x86 服务器的过程,联想自然抢占了不少市场优势。不过,随着云计算的崛起,服务器市场面临新的方向转移。

以 Amazon、Google 为代表的云计算厂商,为了节省成本,同时掌握技术主动权,开始避开和惠普、联想等品牌服务器厂商合作,转而通过购买英特尔芯片,从 OEM 定制服务器。

行业趋势之下,联想也不得不加入云计算市场的竞争当中。在收购 X86 服务器后,联想开始着手进入云计算市场,但云计算业务对于技术研发投入上要求颇高,加上前有阿里腾讯,后有金山华为,过去几年,尚未看到联想在云计算市场上创造出的成绩。

联想何去何从

无论杨元庆承不承认,在联想三十五年的业务线上,每一段都清晰地标注着“追风”这两个字。遗憾的是,万变不离其宗,联想始终没有摆脱 PC 厂商的唯一标签,将一个又一个转型的机会,从手中白白浪费掉了。

如本文开头所说,联想绝对不是夏伯渝,兼并其他厂商的业务,是联想发展至今的唯一法宝,无论是 PC,手机,还是服务器。

一个喜欢卖业务的 IBM,能给联想带来两次机遇;一个被智能手机颠覆的 Moto,也能给联想在新赛道上,画出一条不错的起跑线。但事实证明,这都不是解决核心问题的办法。

在技术投入上,联想一向被业界所诟病,尤其是和技术投入堪称疯狂的华为相比,联想更是时常被拿来揶揄。

联想的业务困境:在追风中持续掉队

华为联想历年研发投入对比

诚然,作为上市公司,联想有更多的资本负担,在盈利能力不足以支撑高研发支出时,难免被业绩压力掣肘。不久前余承东接受采访时说,华为不上市,就是为了拥有足够的自由度去投资未来。杨元庆听到余承东的表态,想来一定是羡慕的。

但是能够被理解的难处,从来都不是解决企业问题的办法。PC 衰落、手机式微,5G 技术和 AI 可能创造的大变革仅在眼前,这时候面向未来,联想真的有底气实现逆袭攀上珠峰?

无论联想的誓师大会口号喊得多么震天响,都不足以给人这方面的信心。要知道,进口飞机总有买不起和买不到的时候,那时,何去何从或将不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答案。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