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骗局大暴雷

摘要

作者:何星莹 钟微

共享骗局大暴雷

作者:何星莹 钟微

来源:锌财经共享骗局大暴雷(id:xincaijing)

曾面临退押金潮,却再三推诿无法退押的共享汽车途歌,在2月18日站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被告席。而在不久前,途歌名下财产再度被冻结。

曾经是资本宠儿的共享经济,再一次站在了悬崖边上,岌岌可危。

骗局和共享经济,不是陌生的词汇,但组合在一起,却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模式,共享棉花糖、共享纸巾、共享按摩椅、共享榨汁机等等,令人意想不到的组合,诞生了。

但这些组合,很多只是裹着共享经济糖衣的骗局。锌财经曾详细报道过共享纸巾骗局《敛财噩梦,天下没有共享的纸巾》,揭露过披着共享羊皮的“狼”。

糖衣下的炮弹,令人震惊又无法接受。

在共享棉花糖项目中,深圳电老虎公司以加盟模式,骗取超过200位加盟商的代理费,金额近千万元;

共享汽车PonyCar以“免费送”为噱头,让车主们贷款购买产品,而后单方面撕毁合约,车主们身负银行贷款,维权艰难;

共享按摩椅项目中,骗子公司采用类传销的方式诱惑加盟商发展下线,最终跑路。

它们手法不一,却都以“共享经济”为噱头行骗。花样百出的招数里,甚至包括在珍爱网上以“谈朋友”的名义卖机器,一个人同时“谈”几十个朋友卖出数百台机器。 

受骗者组起了一个个维权群。但骗局依然未结束,维权者在群里搜集证据时,骗子公司的办公室里有人在继续签约,魔幻的对比中,现实在寒风中显得无比残酷。

1.共享棉花糖骗局:这支糖是苦的

在北京工作的李芳有一个“创业”想法:加入共享棉花糖项目赚钱。

这听上去是一个说得通的商业模式,深圳电老虎公司收取加盟费并提供棉花糖机器,代理商将机器铺设在商场等人流量大的点位,有人扫码购买后自行制作棉花糖,代理商能够获得分成。

然而,代理商们签订合同后,却迟迟收不到机器,收到的机器质量也参差不齐。

2018年12月,随着深圳电老虎的售后向代理商爆料,称公司人去楼空,超过300位受害者才被连接起来,一个骗局浮出水面。

李芳统计了250多位受骗者的信息,损失加盟费共超过970万元。

去年6月份,李芳第一次看到深圳电老虎的共享棉花糖项目,推送广告上关于专利、商业模式、食品安全的宣传,让她完全没怀疑这可能是一个骗局。

40岁的她,对共享二字颇为熟悉,“我自己平时出门也会用到共享充电宝,自助榨汁机,我觉得这个模式我能接受。”她提交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很快有招商顾问加了她的微信,她一直没下决心,直到去年12月份,李芳在顾问的朋友圈看到一则消息——深圳电老虎庆祝挂牌新四板,加盟价格优惠。李芳心动了,她没去了解新四板是什么,也没去核实这条信息的准确性。

去年12月22日,她从北京前往深圳电老虎公司,对方十分专业,分出了4位工作人员,一位负责讲解业务模式和优惠政策,一位演示机器怎么操作、APP如何使用,一位讲推广策略,签订合同又是另外的工作人员负责。

对方告诉李芳,根据他们拿到的加盟商数据,每天一台机器保守能卖出40根棉花糖,每根10元。如此,一台机器一个月能给李芳带来至少6000元的收入。

李芳投入了29800元合作金,获得6台棉花糖机器。如果李芳能在三个月内达到运营标准(日销售20根),深圳电老虎承诺将29800元全部退回,并免费提供更多机器,他们只赚分成。如果达不到,也返回90%的加盟费。

但创业的喜悦,很快就消失了。回到北京后,李芳隔了4天才加上售后的微信,她一直催促对方发送授权证明,售后迟迟未回复消息。

去年12月28日,售后突然发信息给她:“公司人去楼空,管事的全跑了,被拖欠数月工资的员工也去警察局提供证词。”李芳蒙了,就在前一天,售后还询问过她机器的收货地址。

这位售后同时将信息发给了其他的加盟商,并组建维权群,群里300多人都是相似的遭遇。大部分人没拿到机器,拿到机器的需要自己维护和清理修缮。

维权群建起来之前,去年12月初第一批代理商已经前往深圳维权,其中一位代理商王龙告诉锌财经,一位叫赵楠的经理出现在现场。根据天眼查信息,赵楠是深圳电老虎的公司股东,但出资占比仅为1.5%。赵楠告诉他们,“想要钱一分都没有”。

警察是赵楠手下的员工找来的。根据现场的拍摄视频,警察问赵楠,“涉案多少钱?”赵楠说,“涉及到了十多台机器,金额没有具体算过,大概是二十多万。”王龙在旁边没忍住,喊道,“他就是个骗子,现在在场的就十几人了!”

王龙一群人,在深圳拉横幅蹲点、去派出所录口供,再到街道办反映情况,但坏消息总比好消息多。赵楠多次和他们说,“你们闹吧,大不了我们这个品牌不做了,我们有好几个公司,已经把所有客户的信息转到别的公司。”

锌财经曾致电深圳电老虎执行董事、总经理贾培元和经理赵楠试图求证情况,对方均未接通。

根据天眼查信息,深圳电老虎更换过2次名称,分别在2016年5月、2017年9月,公司名称从深圳市五通江汉科技有限公司改为深圳市一煊科技有限公司,再到如今的深圳市电老虎智能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在2018年10月26日,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曾立案,申请执行人是一位叫吴烈胜的加盟商。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深圳市电老虎智能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给吴烈胜支付了59435.00元及利息。但锌财经继续搜索相应关键词发现,深圳电老虎被立案的案件只此一例。

维权现场的一位代理商表示,她不可能去法院上诉,更希望通过这种拉锯战的方式,追回自己损失的加盟费。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晓桐告诉锌财经,根据代理商提供的文件资料判断,代理商可以通过诉讼方式进行维权,但维权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较高,执行难度可能比较大。

魔幻的是,王龙在搜集证据准备维权时,还有人在这个公司的另一个办公地点签下合同。

近期,李芳将统计的代理商损失数据交给一位警官,对方表示,已经抓了深圳电老虎的三个人,并且冻结了公司资产,但这些资产只有40多万。

2.共享汽车:“0元购车”梦碎,受骗者身负贷款

2019年1月15日,一位车主在名为“小马(PonyCar)所有共享车总群”的维权群里发了几张“0元购车”签约现场的照片。照片拍摄于深圳某4S店的会议室,会议桌边围坐着十几个人,正在讨论签约相关事宜。

一石激起千层浪。

“图里的那个胖子是PonyCar的人,我参加的宣讲会就是他主持的。”“戴眼镜白T恤的男生之前是跟我同一批的签约用户,他怎么穿了PonyCar的T恤?也是托吗?”这个维权群又热闹了起来。

PonyCar共享汽车成立于2016年12月7日。 而后在2017年内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总额约4.5亿元。但第三次融资完成后,PonyCar再无新增融资。

今年初,有多名PonyCar用户称PonyCar汽车在广州一夜之间消失,用户余额无法提现。

PonyCar的另一项业务“0元购车”则在项目失败后被车主认为是骗局。不少车主告诉锌财经, PonyCar明知用个人名义贷款买新能源车、用于共享汽车可能是违规的,却在与车主签订合同时虚假宣传。

纪森也在这个群里,他本想通过参加PonyCar的活动拿到一张新能源车牌。

他在网上看到PonyCar和旗下子公司天天淘车(后改名为小熊淘车)推出了“0元购车”项目,参与者用个人名额申请新能源车牌,然后再向银行贷款,0首付分期购买新能源车辆。

这辆车并不是车主出钱买,也不是自己开,车委托给深圳乐去科技有限公司代运营,在与车主签订的《新能源汽车代运营服务协议》中,乐去承担车贷,以收益费用的形式,每个月向车主返还每期贷款金额。同时,乐去可以获得42个月的车辆使用权,用于共享汽车业务的运营。

三年后,用户可以免费获得一辆车和一个新能源车牌,这打动了不少人。纪森在现场看到过那辆车——奇瑞小蚂蚁EQ1。他还上了这辆车试驾过,感受一般,真正吸引他的是那张车牌,当时一直摇不到蓝牌号的他,担心以后新能源限号后也摇不上,因此签了合同。

但他没想到,仅仅过去一年,就被单方面毁约,背上了几万块钱的债。

今年1月8号,PonyCar声称:据《广东省道路运输条例》第四十条、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关于规范汽车分时租赁行业管理的若干意见》,乐去提供的车辆不合规,决定终止合同,1月9号,车主收到乐去的解约通知,并承诺按合同赔偿一万元。

纪森的车,每月月供1763元,大约三年供完,共57000元。前十一期的贷款都由乐去准时汇入,但今年1月9号乐去发布公告之后,他只能拿到乐去按合同违约赔偿的一万元,和一辆运营了一年的二手车,身上还背负了两万多的贷款。

据他介绍,乐去陆陆续续推出了一些十几万的车型,签约晚的车主会选择市价15万的北汽EC200灵动版等稍贵的车型签约,但乐去只给了他们七八个月分期的钱就发布了这个公告,这些车主现在背负着十几万的债务。

维权群里,十余个车主先后告诉锌财经,他们是如何被吸引的。

“深圳将会跟北京一样严格管控新能源牌照”、“0元购车,三年后你能免费得到一辆车和一个新能源牌照”、“共享行业是朝阳企业,马化腾都要投我们了”,不少车主因使用过PonyCar,加之深圳本地知名自媒体的宣传而来,在宣讲会上被穿着PonyCar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讲得心动,立即进行了签约,签约地点多为4S店和PonyCar总部。

根据车主提供的信息,部分车主在现场签合同时,4S店、银行以及乐去的工作人员同时在场,而在签约之后,银行工作人员和乐去方多番提醒车主“收到回访电话,不能说用于共享汽车,要说是自用的。”

“这三方明显知道用个人名义贷款买新能源车,用于共享汽车可能是违规的,但是在宣讲会上说得天花乱坠。”一位车主告诉锌财经。

锌财经经查询发现,PonyCar的登报声明中的《广东省道路运输条例》自2014年便开始施行,而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关于规范汽车分时租赁行业管理的若干意见》则于2017年7月推出。两项规定出台时间都远早于PonyCar“0元购”的活动。

PonyCar方曾对媒体表示:相关事宜已在官方纸媒刊登,并作了相关部门报备与监控。此次事件属于另外一个公司主体与车主的事宜,并非PonyCar主体。

乐去方客服对车主表示:愿意承担一万元违约金,但必须签退款合同才能拿到。但在退款合同中却有条款注明:收到违约金后,不得再就原协议或本协议主张任何权利,包括原协议中约定的违约责任等。

但维权群里的车主却说,签订合同后,部分车主并没有拿到贷款合同、购车合同以及车辆的保险单,而向乐去方索要时,对方则说“车辆不是我们购买的,购车合同我们没有,建议询问购车的经销商”,而经销商方给的回复是:已经对接完,东西找对方要。

车主想要在交付车辆前看一下自己的车,乐去客服却说:“现在我们也看不到车在哪里。”

部分签署退款的车主们也叫苦不迭:经过维修收到的车辆也不尽如人意,实际里程数远大于里程表数字,怀疑PonyCar交车前做了调整。

共享车主们认为,PonyCar在明知道有相关规定的情况下,依旧通过“0元购”活动,骗取政府补贴,在前期活动宣传过程中涉及虚假宣传、诱导顾客消费。

PonyCar以及原先曾为这次“0元购”活动打过广告的公众号已经纷纷删除了当时的宣传文章,但是早已发现端倪的车主已经纷纷截图保留证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晓桐告诉锌财经,乐去公司单方提出解除合同的行为,属于民事合同纠纷范畴,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进行维权。也可通过平等协商的方式与乐去公司进行调解。

名为“小马所有共享车总群”的微信群人数已达四百余人。与锌财经见过的其他混乱的维权群不同,这个微信群已经建立了相对完善维权体系:群成员昵称一律用受害车辆车牌、选出五位代表谈判、集资申请集体诉讼,甚至有计划众筹做马甲去市民中心“散步”。

目前,广州和深圳的PonyCar的共享汽车全面下架,车主们担心PonyCar卷款跑路,正在到处投诉。

对于以上情况,锌财经向PonyCar留下的媒体邮箱发邮件求证,截止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3.共享按摩椅:假装“情人”的骗子

张南回忆自己的被骗经历,微弱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感伤。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6位女性同时落入同一位男性黄少辉设计的陷阱,她们同时和黄少辉“谈恋爱”,在黄少辉的怂恿下认购共享按摩椅,并发展下线,不断拉长受骗者名单。

但黄少辉不只一位,受骗者也不只这6位女性。张南边吐露受骗经过,边给锌财经发了三十几条微信消息,内容包括按摩椅认购合同、骗子公司信息、十几张骗子的生活照,以及一份多达四百多人的受害者信息。

在这个圈套里,被人戏称为能够“躺赚”的共享按摩仪项目,似乎真的让“黄少辉”们躺赢了。张南与爱舒服物联网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的员工黄少辉,是通过珍爱网认识的,加了微信之后,两个人常常一天会通四次电话或视频。

“起初他没有让我去认购按摩椅,只是谈朋友。我看他经常在朋友圈发就去问,他让我买上五台,每天可以赚300块零花钱。”张南说。

黄少辉给张南推荐的共享按摩椅,需要花钱认购机器,机器的点位铺设和维护由共享按摩椅提供方负责,机器运营过程中的盈利,公司抽取一部分返还给认购者。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爱舒服物联网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原名广州菲露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改于2017年11月29日)与爱舒服共享按摩椅业务提供方广州市索弗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并无直接联系。但张南并未核实这点。

2018年11月1日,张南认购了第一批按摩椅,对方发给她一份电子合同。

有一次,黄少辉告诉她,公司在搞活动,不限购了,怂恿张南再买10台。“别人要这么说,我可能不信,但是当时和他正在谈朋友。”

在情感上越陷越深的张南很相信黄少辉,而且都能按时拿到返利。在黄少辉的建议下,张南逐渐加大了认购数目,总计130台按摩椅,十九万六千元。除此之外,张南在他的建议下拉了不少朋友进来。

根据张南总结,受害者们通过微信和银行卡进行转账购买,黄少辉的团伙共有五个微信号和四张银行卡。

去年12月25日,返利没有如期到账,张南多番在群内询问之后,被黄少辉踢出了群里,此后再也联系不上了。

在发现被骗之后,受骗者们建立了维权群,这时的张南才知道,黄少辉和维权群里的六位女性同时在“谈朋友”。

在行骗过程中,黄少辉和其他团队成员经常利用“限购”与“活动”穿插的方式,一会儿限制每人只能认购五台,一会儿又称公司搞活动,吊足了受骗者们的胃口,怂恿她们一有活动就会多认购几台。

“他们主要在珍爱网、百合网等婚恋交友网站找较有钱的单身女性,获取她们的信任,再通过她们发展下线。”被朋友拉进这个骗局的芹子告诉锌财经。她还说,介绍一个人投资按摩椅,可以得到128元-180元的奖励。

这类似于传销的“拉人头”。而在利益链条不断变长的过程中,该项目不断通过利益诱惑认购者把好友拉进来,并且对自己的等级进行“升级”。

芹子刚交了五千多,这伙人就消失了。

去年12月27日,张南便与另一位受骗金额较多的黑龙江女性一起去广州报案。她们找了之前黄少辉提供的营业执照上的地址,发现是一家名称相似的耳机店。

张南向锌财经提供了受骗名单,受骗地区覆盖广东、贵州、湖北、云南等14个省,受骗者410位。除却投资回报,大部分受骗者受骗金额为数千元,但仍有少量受骗者损失上万甚至上十万,总受骗金额将近两百万。

这种线上骗局层出不穷,形式往往是:签电子合同、微信群里发放利益、不允许群成员互相加好友。当群主停止发放利益时、解散微信群并拉黑时,受骗者投诉无门。

各类新概念骗局的故事里,一方面是“投资者”被项目方宣扬的高收益诱惑,轻易入局,另一方面,这些骗局的套路大多类似。

在互联网浪潮下,顶着新概念的骗局也不只出现在共享经济领域,以“金融互助”、“虚拟货币”、“电子商务”、“微信营销”等各种名目的案件时有发生,受骗者对这些新名词十分陌生,骗子公司只需简单包装,一个骗局就诞生了。

截止发稿前,各个维权群依然活跃着,每日产生几百条消息。在深圳电老虎加盟商的维权群里,一位来自贵阳的加盟商春节前还在催促加盟商填写表格、寄送给深圳龙华区派出所。

网上又出现了共享棉花糖项目的广告,一位代理商在群里发着广告截图,模式与深圳电老虎一摸一样,只是名字换成了“智驿”。有代理商猜测这只是深圳电老虎换了个名字,打算留电话,打探一番。

而共享汽车PonyCar的一部分维权者依然坚持着,面对PonyCar客服频繁打来的电话,他们拒不退车,但少数人已经开始寻找出路,试图将车辆转租给其他平台,以减少损失。

而情感和金钱受到双重损失的共享按摩仪认购者们,报了案后还在等待结果。

2019年才刚刚开始,他们想要的好消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南、纪森、李芳、王龙均为化名。)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