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D小巨头的大变局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12月12日,已超过248天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失效,请反馈给我们,谢谢!

摘要

作者 | 汪小楼

TMD小巨头的大变局

作者 | 汪小楼

编辑 | 秦简

来源 |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本文经授权转载

TMD的格局在2018年末颇具新意。

近日,印度版今日头条深陷政治风波,今日头条被抨击拥有流量为王、点击率至上、标题党横行等诸多弊病。同时,张一鸣被媒体比作成专业“毒贩”,自己却绝不会上瘾。

随着Pre-IPO融资消息传出,字节跳动投前估值高达750亿美金。“低俗”的标签最终也没能阻挡“头条系”的疯狂成长。

美团今年的动作也颇为频繁。进军网约车、27亿美金收购摩拜均可谓大手笔,在OTA领域同携程的较量渐入佳境。9月20日,成立8年的美团以510亿美元市值登陆港交所,风光无限的王兴早早前一天在饭否写下“建设比见证更重要。”

2018是程维的第三个本命年,曾经的TMD中估值最高的滴滴却因顺风车事件遭受了几近致命的打击。再加上持续亏损的现状,频繁有消息传出“滴滴出行的部分股票私下交易显示:滴滴近期的估值不到520亿美元”。

两年前,北京王府井街头迎来了一位特别的美国人——苹果CEO库克。当时,滴滴、Uber正处决战阶段,库克的到来为大战增添了新的筹码。

滴滴CEO程维英语不好,陪同的任务落在总裁柳青的肩上,两人全程相谈甚欢。毕竟,库克除了说很看好滴滴之外,还带来了10亿美金。

两家胜负未定时,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曾用自负和嘲讽的口吻说:“我们不收滴滴的人”。Uber被合并后,她没有选择与柳青的姐妹团聚,而是转身去了今日头条。

收购Uber后,滴滴江山初成,行业里再无对手,此时的美团也完成了对大众点评的并购。

王兴是一个有忧患意识的人,“美团这个公司离破产永远只有六个月”,这句话几乎是逢会必讲。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王兴爱读书并且是悟性奇高,其特点是还能现学现卖,总是能适时举一些例子把他关心的问题,特别是美团的问题讲得很好。 

也许是因为熟读过《庐山会议》的缘故,王兴曾于2006年初组织了400多名美团点评核心人员,浩浩荡荡开进了泰山之巅玉皇顶,一边看日出,一边举行了“美团战略沟通会”。

“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更大的机会‘互联网+’的机会正在到来…..接下来,我们要把各个行业真的做好,真的完成端到端的改造,最先的改造要从我们内部组织结构开始。”

泰山桂冠五绝,从此次美团“泰山会议”的选址地点中就可以看出,王兴的野心是想在各个行业争做第一。半年之后,王兴在工作中总结中讲了那句著名的“下半场刚刚开始”。

王兴从年初便开始酝酿的新组织结构改造这时也开始落地,号称美团互联网+的“三驾马车”也打造完成:餐饮平台、酒店旅游、综合O2O。

相对于程维的风头、王兴的资历,张一鸣早些年无疑是TMD中地位最尴尬的一个,滴滴、美团在各自的领域里树立老大地位时,张一鸣还在为今日头条苦苦寻找新的突破口,毕竟依靠图文接广告的潜力是有限的,在他看来:“内容创业的下一个风口是短视频”。

那段时间张一鸣头上可谓是乌云密布,对内要找寻新的突破口,对外除了不想做腾讯的高管,还要时不时为马化腾点个赞,表明一下自己跟腾讯不是敌对立场,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自己要“永远简单、永远只关注事情本身”。

从2016年开始,短视频领域可谓是山头林立,派系众多。抖音崛起之前,不论是吴欣鸿带领的美拍,或是韩坤带领的秒拍、小咖秀,还是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都被快手宿家军打得狼狈不堪。

短时间内串红的抖音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快手员工也觉得一切突如其来:“我们原本已经是短视频的头把交椅了,但谁也没有想到,突然出现了抖音。”

当抖音越来越强大,腾讯幡然醒悟:寄希望于扶植快手就可以拦截头条的愿望正变得渺茫,能对腾讯流量入口造成威胁的,除了抖音,甚至也包括快手本身和其他后来者。

今年4月,微信出于“为用户安全着想”,直接封杀了21款短视频APP在朋友圈的分享功能:快手、抖音、西瓜视频、秒拍……

亡羊补牢,但为时已晚,抖音已经成长成为除微信之外,另一个流量级巨无霸,腾讯对此束手无策。

在做美团打车时王兴说:“我就试试”大有点到为止的意思,但实际上王兴觊觎出行行业并非突发奇想。作为回应,程维正式宣布上线滴滴外卖。

在乌镇大会上王兴曾说,竞争到极致考验的是人性。但在和程维的初次对决中,两人就把相爱相杀演绎到了极致,每一招都像是打蛇七寸。但是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双方最终偃息旗鼓,战局胜负也无从谈起。

去年乌镇大会,那几天要问谁最忙的话,答案当然是王兴,刚捧完丁磊的面子,搭完马化腾的台子,接着就马不停蹄地去了上海的另一场饭局。

王兴与苹果CEO库克,地点上海老字号生煎店大壶春。吃的是上海小吃,聊的是中美消费文化。虽然美团业务还没正式进军海外,但王兴当时还是不忘侃侃而谈:美团点评可以在餐厅定位等功能在美国很受欢迎。

到了今年10月,库克再次来到中国时,直接去了字节跳动总部,张一鸣还很调皮地和库克拍了抖音。

虽然2018年上半年头条被监管部门多次约谈、内涵段子也被永久关停,公司内部士气受到很大冲击,但是到了11月,北京市委书记前往字节跳动调研,整个舆论风向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人们这时才意识到,库克简直就是中国新经济领域的风向标。

当ofo与摩拜合并的绯闻频频见诸于报时,程维抓紧了行动。他开始对戴威念起紧箍咒,准备把ofo彻底拿下,好接收胜利的果实。王兴却一刀切在他的命门上,在腾讯的主导下一口把摩拜整个吞下。最终,摩拜没了,与ofo决裂了,滴滴只好并购了小蓝单车,自己做了个青桔单车品牌。

当然,单车之争也不能说是王兴在背后捅了程维的刀子。这里展现出更多的是巨头与准巨头之间的“门户”之争。由于滴滴在阿里和腾讯之间摇摆不定,而美团是坚定的阿里对抗者,可能腾讯宁愿让摩拜贱卖给美团,也不愿高价卖给滴滴。

其实王兴又何尝不想脚踏两只船,但是马云和张勇异常坚定的表态让他的梦想破灭。吃了闭门羹后,王兴索性将强硬对抗阿里这条路走到了黑,或许摆脱阿里一直是他的夙愿。因为早在几年前的百团大战拿阿里钱时,王兴内心就有些忐忑:犹如初恋的少女,既怕情郎不来,又怕情郎乱来。

相比于王兴和程维,张一鸣就没有那种游走在巨头之间的尴尬,不用担心被莫名扣上一顶类似“背叛师门”的大帽子。当然,能像张一鸣这样,在巨头夹缝中茁壮成长的人确实不多了。

比如王兴,就要面临来自阿里的猛烈攻击。在外卖领域,阿里敲了饿了么一杠子,美团抬了阿里一杠子,最后阿里买单,张旭豪笑着出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美团大众点评合并时腾讯敲一杠子、沈南鹏插一杠子,美团买单后捅了阿里一杠子,张涛哭着出局。

因此,互联网大部分创业我们可以理解为两个过程:前期跑马圈地,大肆发展;后期就是不断被敲竹杠、抬竹杠,然后有人买单、有人出局的过程,太少有人能走到最后。

如果要论思想碰撞,前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当属巅峰,程维、王兴、张一鸣三人口中的团队、增长和国际化到今天依旧不过时。

彼时,滴滴剑法初成,程维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美团虽刚打通任督二脉,内力修为已至化境,但急需突破招式的限制,所以王兴把无边界战略时常挂在嘴边;字节跳动“横枪、策马,一骑千里破竹势”,虽枪若游龙,但张一鸣还在苦寻必杀技,直到抖音出现。

如今,程维双刃剑在手,滴滴不但要外修筋骨皮,还得内练一口气;王兴携美团已成功走完上市之路;张一鸣的国际化也获得实质性增长。

在2017年底,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了一句:“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

当时,程维即便想了2018年工作重心的一百种可能,估计也不会想到,其来年的主要工作,不是赶走美团,筑起更高的护城河,也不是在海外市场与Uber火拼,而是监管风波不断、疲于应对。

公众安全问题一直伴随着滴滴成长,在乐清顺风车事件发生之前,滴滴一直是自罚三杯、赔钱了事的态度,却不曾想乐清顺风车事件将滴滴推到了全民舆论讨伐的高潮。

与此同时,这两年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的《反垄断法》再次把矛头对准了滴滴,程维也不得不低下了头:滴滴不是一家黑心企业,6年来没有实现过盈利。

于是程维暂时放下了手中飞舞的剑,静下心来继续潜修“内功”,以防再次走火入魔。

历时3个多月的“闭关”修炼,滴滴再次出关,人们发现其剑法不再辛辣,而是快慢相兼、刚柔并和,逐渐趋于玄门正宗。在安全问题上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效果明显,也得到了大众的认可,甚至有媒体称“安全问题”将会成为滴滴参与海外竞争的杀手锏。

前不久,马云在给企业家授课时说,“创业要首先喜欢自己做的,不要轻易进入别人地盘,如果要去的话,手上先要有枪”。

张一鸣现在手中不但有枪,而且抖音无疑是其枪尖上最耀眼的寒芒,只差随时踩进别人的地盘。

今年3月,在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的对话中,张一鸣谈到了字节跳动的未来,以及对BAT和TMD关系的思考。 张一鸣口中对巨头关系的“思考”,其实可以解读为张一鸣的野心,毕竟有枪在手,不去踩别人地盘可不是张一鸣的作风。

上个月底,由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共同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出炉,张一鸣榜上有名;11月中旬,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视察了字节跳动总部。虽然这两次事件没有直接给张一鸣带来一块“免死金牌”,但无疑也释放了一个巨大的信号:那段监管风波和内涵段子关停风波已经彻底过去了。

字节跳动的舆论转向与笼罩在滴滴头上的《反垄断法》形成了鲜明对比,直到上周,一篇中国和巴拿马两国领导人会见程维等企业家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才开始让这家公司的舆情发生好转。不过,你如果点进这篇文章可以发现,报道全文根本没有提及程维,仅仅在合影环节的照片和视频中有他出现,标题中出现他的名字或是有人有意为之?

对于美团的不设边界,王慧文在接受《36氪》采访时说,美团的众多业务,起初只不过是为了试一试。

这一试便一发不可收拾,从团购起家,这八年来“试一试”了外卖、酒旅、打车、充电宝、共享单车、电影票等几十个业务,几乎试出了支撑美团市值大半壁江山的核心内核,为美团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王兴从打出这“试一试”的第一拳后,便为美团的将来打出了一片天。

据说,每年美团内部都会研究一下要不要尝试做新业务。王慧文说:“你要是有点钱,更要主动尝试,因为竞争少。兴哥说试一试的时候,很多媒体人会分析出来一个鸿篇巨制,说王兴肯定不只是想试一试,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复杂。”

王兴曾经口中的“还有什么是腾讯不会做的”和“如果阿里更有底线一点”,不管当时他是对腾讯、阿里的厌恶,还是恼怒想变成腾讯、阿里的模样而不得,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直以来,体量较小的公司接受了BAT任何一家的大笔投资,都可能被视为签了一张明码标价的“卖身契”,虽然TMD三家的存在方式与其它体量较小的公司不一样,但随着TMD体量越来越大,在各自主营业务之外的纵深战线上,TMD之间、TMD与BAT之间的交集也会越来越多。类似于美团、滴滴在出行领域檫枪走火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就像去年在乌镇大会“东兴”饭局上惺惺相惜的马化腾、张一鸣,如今已水火不容,一场口水仗更是引来无数吃瓜群众。

去年,为了捧马化腾的场,刘强东亲自发起了“东兴”饭局,但马化腾却转身把更多的流量给了拼多多,眼看着拼多多市值不断逼近京东,刘强东只能哑巴吃黄连。

京东市值曾有一段时间逼近百度,但最终还是没能打破BAT三强的格局。如今,从拼多多与京东市值逼近,字节跳动的750亿美金与百度市值接近,以及阿里和腾讯充满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感,我们不难预判,互联网行业的BAT格局有可能正在被打破。

在这波新生力量中,TMD无疑是最有可能挑战BAT的存在,他们的冲击从未停止。在这个领域确实充满无限可能,谁也不能保证稳坐铁王座,只要稍有走神就可能彻底被人甩在身后。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