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跑路的“80 后首富”被抓回来了!

摘要

出逃 2 个多月,先后辗转数个国家藏身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一栋如今终于落网了。

那个跑路的“80 后首富”被抓回来了!

出逃 2 个多月,先后辗转数个国家藏身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一栋如今终于落网了。

8 月 29 日晚,上海警方通报,在境外执法部门的大力协助下,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的朱一栋当日被押解回国,目前该案在进一步侦查中。

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因朱一栋失联导致阜兴旗下私募基金产品陆续违约,逾期兑付金额预计达 180 亿元,让众多投资者寝食难安。

据官网信息显示,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拥有员工 3800 人,下属分(子)公司近 100 家,其中较为出名的有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等私募基金管理公司。 2017 年该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 350 亿元,贸易总额突破 300 亿元。

这些募集来的资金,大多流向了阜兴系旗下企业或关联企业的项目,并进一步流向股市。然而在今年国内金融去杠杆以及 P2P 爆雷等各种因素影响下,股市跌跌不休,朱一栋迎来了「血亏」。今年 1 月份,央视还对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的事情进行了报道。

1982 年,朱一栋出生于江苏阜宁,其父朱冠成是当地一位知名的民营企业家,靠稀土生意发家。从小耳濡目染的朱一栋在加拿大学成归国后直奔上海滩经商。

短短几年时间,朱一栋带领阜宁稀土从合伙制走向家族企业,迅速成为「阜宁首富」。

那个跑路的“80 后首富”被抓回来了!

2011 年,朱一栋联同同龄人赵卓权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阜兴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今年 4 月份已改名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在房企融资政策收缩的背景下,朱一栋开始将企业由实体转型为实体+金融。阜兴集团起初充当起房地产项目的「救世主」,为他们提供「过桥」资金,并从中赚取「过桥费」。但纯靠自有资金渐渐满足不了朱一栋的胃口,于是他接连成立了意隆、郁泰、易财行、西尚等各类私募基金公司。

朱一栋通过低价并购破产重组项目,获得资产后多重操作,利用自身的私募基金公司参与融资,放大资金杠杆,待股价抬升后,高位套现,获得巨额利润。经过 6 年的苦心运作,阜兴集团割韭菜的刀法越发娴熟。

2017 年,金融严监管贯穿了始末,在资本市场查处了不少要案的同时,朱一栋仍然搞了个大丰收。可兴奋劲儿刚过,便东窗事发。 2018 年 1 月,朱一栋被央视以《神秘账户操纵股价》为题,曝光其利用多个个人账户操纵「大连电瓷」的游资坐庄一案。而大连电瓷实际控制人则为已经退休的朱冠成。

A 股从来不缺魑魅魍魉,这些身在暗处的罪恶之手,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控制数百个账户,牟取暴利。朱一栋的套路也不例外,不过这回却被猪队友给坑了。

时光回溯到 2016 年 3 月,彼时,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桂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不过,洽谈并购之初,朱一栋显然并不放心刘桂雪,担心其另觅买家,造成自己的收购失败,于是将这一担心告诉了自己的下属郑卫星。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先在二级市场买入,并帮其找来了所谓的「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

紧接着,这对 80 后一拍即合,朱一栋出钱,李卫卫操盘,干的大事就是配资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再分赃。坐拥百亿的朱一栋可谓把李卫卫当亲「基友」,从常住四季酒店到包下富建酒店 8888 总统套房,提供 120 套无线网卡和 40 台无线路由器,甚至为他配备了保镖。

据证监会查证,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并在自己控制的 25 个机构账户和 436 个个人账户之间进行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截止到 2016 年 12 月份,上报的这些账户的账面获利已经超过 6 亿。 2016 年 6 月 28 日至 2017 年 3 月 1 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 114.32% ,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 112.46 个百分点。

不过,李卫卫在操盘的过程中,还是心怀不轨, 他私自提高杠杆,并把配资多出来的钱买卖其他股票,最终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2017 年 2 月底,李卫卫操作购买的另外一只股票爆仓,连续两个跌停,配资账户也被出资方强制平仓,大连电瓷随即大幅下跌。 2017 年 3 月 2 日,朱一栋不得不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这也致使不少中小投资者最终被套牢。

那个跑路的“80 后首富”被抓回来了!

2017 年 12 月 6 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 2018 年 3 月 28 日,阜兴集团累计投入超过 16 亿元,合计亏损达 5.51 亿元。

遭央视曝光后,朱一栋曾在内部发布的公开信中称,「由于现在整个市场的监管整顿,需要一些公司或个人作为媒体报道的对象,不幸的是,阜兴在这个时点中枪了。请大家坦然面对,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然而,他给员工打的强心针恐怕是「长生牌」。 2018 年 5 月,阜兴系资金偏紧、或面临崩盘的消息已经在市场间流传。在第十届陆家嘴金融论坛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演讲时称,「上海各种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活动不少,但据说主要是外地人,不是上海人,没有核实,相当一部分是从江苏来的,也有少量是从山东来。」

话音刚落, 6 月 26 日,朱一栋发布了一条微博,「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便立即失联,消息像龙卷风一样迅速传播开来,那个声称永远为员工遮风挡雨的董事长跑路了。

公开报道显示,阜兴集团四家公司旗下百余只产品因此无法兑付,总资金或超 180 亿元。据了解,阜兴旗下部分基金产品无论是在推介材料还是季度管理报告中,都未明确指出具体的资金投向,同时多数基金产品均由阜兴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进行担保。涉及的托管行有平安银行、上海银行、国信证券、招商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除了操纵股价外,朱一栋真正跑路的原因是由于阜兴集团旗下的多只基金产品涉嫌违规自融及涉嫌信披违规和项目造假。

随后,部分投资人开始走上维权上访之路。包括向公安经侦报案,但公安机关表示有牌照的基金公司,无法立案;之后,投资人分头向多部门监管机构反映,效果寥寥。一些激进的投资者坦言,「我们的遭遇还比不上民间借贷,起码借贷还能讲点情分,我们是完全被骗。」

没错,据媒体引述接近朱一栋的高管对他的定义就是——骗子。称其在集团内部独断专行,甚至让自己的司机顶替名下公司法人代表之职。

自 6 月下旬失联后,朱一栋利用两套身份证成功躲过了「边控」漏洞,先后辗转于多个国家,并切断与国内的联系,直到抵达第 5 个国家之时才被公安锁定行踪。

逃亡途中,朱一栋更新了自己的微博,其中一条转发马云的演讲视频。内容是「 25 岁的你,不要害怕犯错,每一个错误都是你的一次收入。」其还为此点赞。

8 月 29 日,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的朱一栋终于被押解回国,目前该案在进一步侦查中。事实上,朱一栋可谓经济脱实向虚的经典案例。他把大量资金放到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或进行套利。忽悠式重组、无实质内容的跨界并购、伪市值管理、诱导散户高位接盘的高送转游戏,使得金融脱实向虚现象愈演愈烈,进而提高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在年初举行的 2018 年江苏省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上,当时作为人大代表的朱一栋提出江苏省民营企业的核心困难有三点:成本高,融资难,盲目创新。他认为一定要通过实体+金融才能有效的解决民营企业存在的问题,并励志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好青年,不负人民的期望!

然而,建议提出不到半年,他就跑路了。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