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摘要

9月3日深夜,猫眼娱乐发布招股书,确定赴港IPO。

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9月3日深夜,猫眼娱乐发布招股书,确定赴港IPO。

据招股书显示,猫眼娱乐上市主体公司名称为Entertainment Plus,美林美银和摩根士丹利为猫眼IPO的联席保荐人,华兴资本为独家财务顾问。

招股书的数据让人意外,这家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线上售票平台,仍在持续亏损。

2018年上半年,猫眼娱乐亏损2.31亿元,经调整后亏损为2070万元;收入为18.95亿元,同比增长100%。而回顾过去几年的业绩,2015年、2016年及2017年猫眼娱乐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12.98亿元、5.08亿元及7610万元。

也就是说,2015年至今,猫眼累计亏损额达到21.13亿元。

经调整后的净利润数据,让猫眼在2017年实现正向收益,按照这一统计口径,2015年至今,猫眼累计亏损为13.75亿元。

但猫眼盈利数据中透露出来的难题仍然待解。

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尽管2017年调整后利润转正,但今年上半年利润再度转负,尽管曾经硝烟弥漫的平台票补大战已成往事,但猫眼要盈利依然很难。招股书中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半年中,猫眼的现金净流出为4.47亿元。

猫眼的IPO背后,是光线、腾讯、美团三大投资方纵横捭阖的“资本局”,也是猫眼、微影、格瓦拉等数个在线购票平台长达数年的“硝烟征战”之后,通向资本市场的临门一脚。

这个娱乐巨头公司在去年底腾讯10亿注资时估值就已达到200亿。此次IPO正处于资本市场低潮期,能否将估值大幅提高还未可知。

但如今,在线售票的市场格局基本固定,猫眼的大发展必须依靠向电影上游产业链的拓展,以及广告、电商等新的平台业务。

在《后来的我们》遭遇“退票门”争议,电影产业上游资源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当下,猫眼要想实现当初的野心,需要突破政策、行业等多方面掣肘。

线上售票最大的受益者,亦引发电影产业“公平公正大讨论”

猫眼,这家2013年才开始经营业务的公司成长迅猛。2015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5.96亿元、13.77亿元、25.4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6.6%。

年复合增长率超100%的背后,是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线上售票率的快速提升。有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档,全国影院通过第三方票务平台卖出去的票达到84%。

猫眼,无疑是互联网售票的推动者、受益者,乃至,规则制定者。

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猫眼月度活跃用户达到1.335亿。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2018年上半年电影票务交易总额计,猫眼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市场份额超60%。

目前,每张电影票都有4元左右的电商服务费,这意味着猫眼在互联网售票平台格局日趋稳定的情况下,将获得可观的服务费收入。

此外,猫眼的业务早已多元化,涵盖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和广告服务等。

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这涵盖了电影、电视剧、综艺的制作、宣传和发行。招股书显示,2018年,猫眼为《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等影片提供营销服务,还为《延禧攻略》及《创造101》等网络内容提供了数据支持和营销。

根据猫眼平台提供的数据,今年以来主出品电影10部,主发行电影3部。

同时介入一部电影的出品、发行、营销、售票等多个环节,也让猫眼引发了一些争议。

当具有一定垄断意味平台方亲自下场,是否会对市场的公平公正带来影响?这也是近年来猫眼背后最大的关注点,《后来的我们》等电影背后的“退票门”事件,也引发整个行业热议,以及监管部门介入进行调查。

腾讯斡旋,“三巨头”结盟,推动猫眼快速IPO

猫眼能获得如此大的市场份额,如此快速的业绩成长,离不开背后几大资本方的“握手言和”,尤其是“腾讯爸爸”的居中斡旋,推动猫眼、微影两大平台实现合并。

猫眼娱乐最初为美团内部孵化的一个项目,诞生于2013年。

2016年,美团决定将猫眼从母公司剥离,随后,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大手笔买下猫眼控股权,猫眼成为光线控股公司。

本次IPO之前,猫眼电影共经历4轮融资,分别是:

2016 年4月12日,猫眼电影A轮亿元级融资,投资方为美团点评;

2016年5月,光线用23.83亿元现金和23.99亿元的光线传媒股票换来猫眼57.4%的股权;

2017年9月,猫眼与微影战略合并;

2017年11月,猫眼微影获得腾讯产业共赢基金10亿元投资。

与微影的战略合并帮助猫眼成为线票务平台的两巨头之一,重塑了行业格局。在合并微影后,猫眼整合了原属微影旗下的娱票儿和格瓦拉,同时在微信和美团点评两大流量平台拥有入口。

招股书显示,光线及其关联方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80%;腾讯持股比例为16.27%;美团为8.56%。他们既是猫眼最重要的股东,也和猫眼组成了战略联盟,以提升用户体验及协助产业链扩展业务。

在“三巨头”支持下,猫眼拥有流量和内容资源优势。

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猫眼自2017年9月起与腾讯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期间,猫眼是腾讯唯一的电影、现场表演及体育赛事入口。猫眼拥有微信及QQ钱包的流量入口。

2016年5月,猫眼同美团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年期随后延长至2022年9月。猫眼是美团及大众点评APP上娱乐票务及服务的独家业务合作伙伴。

光线、美团、腾讯,三大巨头的结盟,从资本层面,无疑给了猫眼一个“最好的结局”,腾讯的纵横捭阖,让在线购票平台的战事提前结束,也给电影市场留下了一个“滴滴”式的标杆并购案例。

猫眼并购微影时,微影背后的不少财务投资人并未实现现金退出,而是继续通过微影时代,持有新公司猫眼微影的股票。

此番IPO,除了是“三巨头”的资本盛宴,也让曾经大手笔投资微影时代的多家财务投资人实现了退出的机会。

猫眼往何处去?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猫眼微影CEO郑志昊进行了合并后的首次战略发布。他表示,作为一家“血统”复杂的公司,相较于为BAT打工,猫眼“更多的是为同行探路,成为大家的伙伴和助手。在中国电影产业即将弯道超车的历史时刻,成为产业加速器。”他还称,猫眼将从产品、数据、平台资源、运营体系等方面入手,把各环节变得更简单。

郑志昊对猫眼设定的近期目标是,从票务平台升级到一站式互联网+泛娱乐服务平台。平台其实承担两种角色,第一种角色是能够给这个产业赋能,提供更多的创造增量价值的能力;第二个角色,是需要帮助创作者生产更多优质内容。

与股东们进行业务的深度绑定之外,猫眼本身已经是行业巨头,也正在建立自己的投资版图。与淘票票声称的发展方向不同,猫眼不断依靠“资源背景”进入上游,要成为一个布局全产业链的公司。

9.53亿元入股欢喜传媒,既是猫眼这一战略的落实,也是在票务业务渐见天花板时讲给市场的一个非常精彩的资本故事,为其上市做好准备。双方会在影视项目的投资、宣发以及互联网流量、技术等方面展开战略合作。

欢喜传媒背后的 “导演天团”阵容堪称豪华,先后签下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六位股东导演,与贾樟柯、文隽、王小帅、李杨、陈大明等导演也保持密切合作。

猫眼的大手笔入资,事实上也体现出,资本对于电影产业上游优质资源的争夺战早已白热化。在争抢大师之外,能否有更多优质新人新作陆续出现,亦是考验猫眼下一步的重要命题。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