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社保征收白了头!

摘要

核心提示:实体凋敝,投机暴走,小楼昨夜又涨疯,老板不堪回首月明中。艰难时势下,养人,成了最奢侈的成本。

核心提示:实体凋敝,投机暴走,小楼昨夜又涨疯,老板不堪回首月明中。艰难时势下,养人,成了最奢侈的成本。

中国社会深度老龄化的警钟已经敲响。

人社部在2017年末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中称,已有13个统计地区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的可支付月数不足1年,其中,黑龙江省累计结余为负232亿元。

整个社会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对此,国家做出了行动,2018年7月1日起建立养老保险中央调剂基金,中央统一调剂各省的养老金,拿有钱省份的养老金填补没钱省份的养老金缺口。

养老金缺口要补,但“劫富济贫”的办法只能算方法之一,资金在区域间的腾挪并非长久之计,根本的问题不解决,有钱省份的养老金也会被用光。

为从长计议,有消息说国家将在明年全面放开生育,但这都是后话了,面对昂贵的房价和教育费用,年轻人愿不愿意生还是个问题。

因此,为解决当务之急,以前该收的钱,如今都要都一五一十地收上来——中央发话,2019年1月1日起,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01

政策一出来,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员工购买社保是公司的责任,社保由公司和个人按一定比例各交一部分。

国企、事业单位等大企业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一般是按规定交足社保的,社保改由税务局征收,对大企业几乎没什么影响,原本交多少以后还是交多少,改革之后,人事不用再两头跑缴费工作了,倒是省心了不少。

因此社保改革的消息出来,大企业很淡定,很多民企却开始瑟瑟发抖了。

当年,刘强东为京东的快递小哥如实缴纳五险一金,还说因此每年多付50亿的成本。

这个故事与其说是京东对自己的员工有多么好,还不如说从侧面揭示出,不按足额缴纳社保并非中小民企的惯例,很多大型民企,甚至上市公司也是一样。

比如这次由税务局征收社保的消息传出后,就有某上市民营快递巨头的员工说:公司要求他们从正式员工转为个体户,办理离职转承包的过渡期只有两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艰难时势下,养人,成了最奢侈的成本。

在社保归社保局征收、个税归地税局征收的时候,为了少缴或者不缴社保,很多企业在社保局申报的基数和员工的实际具体工资是不相符的,以最低基数缴纳社保的情况,在民营企业很常见。

而这次改革,意味着社保漏缴、少缴的时代要结束了。

金税三期上线后,个人与企业以往惯用的各种避税手段很多都现出原形。进入大数据时代的税务征管,使得税务局可以掌握企业和个人最真实的财务数据,威慑力远比社保局要大。也就是说,企业根本不可能在税务局眼皮子底下偷报瞒报,只能按照实际工资交社保。

02

民营企业为何不愿意帮员工足额缴纳五险一金?

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不足额缴纳五险一金的法律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既然这种做法能帮企业节省成本,又没有法律风险,自然会被广泛采用。

另一方面,五险一金的支出也确实是企业的沉重负担,在这笔花销上,企业要承担的比例远比个人要多。菜导的一位财务朋友就说,如果税务局真的严格执行,较之以前,公司差不多要多付3倍以上的社保成本。

最后,少缴五险一金,别说快递小哥这样的蓝领,坐写字楼的白领也是愿意的。举例来说,月入3万的高级白领,缴完五险一金和个税之后,拿到手2万2都不到。

但实际上,公司为这名员工支付的总体成本接近3万8。员工拿到手的,却只有企业掏出来的总金额的58%。

企业觉得员工太贵了,员工也觉得自己拿到手的太少了。大家都要过日子,不是么?

03

那么,社保改由税务局统一征收之后,企业每个月到底要加重多少负担?

社保缴费的多少和工资是直接挂钩的,不同地区的五险一金基数和企业实际承担的具体比例都略有不同。

当工资低于基数,按照最低标准缴纳;当工资高于基数但不高于最高上限时,按照实际工资据实缴纳;当工资高于最高上限,就按照最高上限缴纳。

在这里,菜导假设一位员工的税前工资是10000,以北京地区为例算一下这笔账。

社保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根据2017-2018年北京社保缴费比例和基数,可以算出如下结果:

在社保改革之前按缴费基数下限缴社保时,企业需要缴纳的社保为1163.568元。

在社保改革之后按实际工资缴社保时,企业需要缴纳的社保为3210元。

光是一个员工的社保,就让企业比之前缴纳多了差不多3倍的支出。

按整个公司的员工总数算下来,最后得出的数字,确实是很多中小型民营企业难以承受之重。

04

2017年10月,马云预测说,2018年,我们将迎来30年来最恐怖的失业潮和倒闭潮。

2018年,民营企业的日子确实不大好过。

企业融资困难、经营成本持续上涨、外贸内需同步萎缩,再加上去杠杆和去产能的双重压力,倒闭,成了很多企业的最终归宿。

不仅如此,外资企业关门撤离的现象也愈演愈烈,在没有税收优惠的情况下,外企的经营压力本就更高,再加上这些年中国在用人成本、用地成本上突飞猛进的飙升,让越来越多的外企选择了逃离。

普华永道和世界银行发布的《2017年度纳税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各种税费负担占其净利润的百分比为68%。

有学者就此提出了一个概念——“死亡税率”: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过高,这对企业意味着死亡。

不仅如此,社保这边还在给企业持续加料。

根据各地人社部门统计,2018年多省份社保缴费基数上调。

玻璃大王曹德旺两年前吐槽过:“中国除了人便宜,啥都比美国贵”。

而如今,在中国养一个员工的代价,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企业敬而远之了。就连华为这样的明星企业,也开始在员工的公积金缴存比例上动心思。

实体凋敝,投机暴走,小楼昨夜又涨疯,老板不堪回首月明中。

中国楼市的黄金十年,全社会的人掏空了六个钱包,任劳任怨养肥了房地产,四成上市公司利润,比不上深圳一套房。

所以,很多民营企业家都戏称自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一边在为银行打工,一边在为房地产打工。

如今,社保由税务局统一征收的消息,不过是在已经凉透了的心上,再补开一枪而已。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紧跟最新最热创业信息,分享经验心得,揭秘套路,是网赚客的聚集地,主要项目有高回报项目和薅羊毛活动

网赚58-专注互联网冷门项目
  • 风险提示:虽然项目都是经过仔细考察的,但是还是要提醒 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衡量
  • 一手消息:请加入QQ禁言群,获取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